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文化动态 ---- 张伟锋:公平奖项是对写作者最高的认可

张伟锋:公平奖项是对写作者最高的认可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1/15/122006.html  2017/11/15 15:31:00  错误提交



    11月10日下午,记者在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颁奖之后采访了获奖者张伟锋。

    张伟锋,笔名土木,佤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6年生于云南临沧,有作品在《人民文学》《诗刊》《民族文学》《大家》刊物发表,并入选年度诗歌选本。著有诗集《风吹过原野》《时光漂流》《迁徙之辞》。

    此次张伟锋获奖的作品为《命运》,评委会给他的授奖词是:“波澜万丈中更有隐忍与克制,云霞奔涌里深藏不屈和决绝。诗人张伟锋如提刀夜行的孤旅者,于夜深人静之时,对命运进行一次次的回望与打量。《命运》有对个体的省察,又有对存在的拷问。细腻,犀利,果敢,在青年诗人中殊为难得。”鉴于此,评委会决定授予诗人张伟锋第三届刘伯温诗歌奖。

    采访中,张伟锋介绍,他是第一次来文成,来之前,他对文成了解的不多。此前是看到各种在关诗歌的活动才知道文成这个地方,知道文成的慕白,他觉得慕白就是一个文成。本届刘伯温诗歌奖,他是看到征稿的启示后投的作品,投过就忘记了。没想到居然获奖了,很出乎意料。

    他说,“来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得奖,只是觉得这个诗歌奖充满神秘性,能获此奖,开心的同时,觉得奖项非常公平公正。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最高的激励,是不掺杂其他因素的公平评价,这是对写作者一种最高的认可。奖项拿在手上也非常高兴。因为,被认可的作品,才是最好的。”

    张伟锋还表示,文成的山水很美,去了百丈漈看了瀑布后,感觉文成的风景秀气之中带着雄伟,雄伟中又有着一种新美。小城市也很清新,美好! (记者 张嘉丽)

 

附张伟锋获奖作品:

《命运》(10首)


墓志铭

该怎样向身后之人诉说命运
这个将死之人无力顾及

秋风一如既往卷走落叶
露出的泥土并不言语。最后的送别之人
有的哭,有的笑。无论怎样
他都去意已决

亲爱的。这里躺着的是个是非之人
平生写过几首诗。他热爱生命
却也几次想过轻生
他温顺懦弱,也会暴跳如雷

不必害怕,他已经安静
不会再中伤和诽谤他人,他已向厚重的土地承诺
安分守己地做个死人
你用脚踩他,或者骂他,他都将保持沉默



风群并没有走远。它们集结到了高处
乌云滚滚,灰尘扬天
尘世之人看不见光芒。黑暗里,他们孤身远行
一个妇人背着孩子,在回家的路上
经受疲惫和战栗,天空高大,而她太小……
啊,时光飞快。曾经年轻之人瞬间老去
曾经年幼之人转眼开始支配世界……
尘世如此恍惚,万物不会得意太久
坠落的乌云和风群,企图卷走现在的一切
腾出空间,安放新的灵魂

命运

命运带着刀子
来到我们中间。趾高气扬
低下黝黑的头颅

一个习惯练武的人
怎么安静得下来。青铜的兵器
在它的手上,威力惊人

我们像两岸的芦苇和木棉
撤退了又撤退
试图留给河流足够的道场
但请相信命运的锋芒和野心

我们这些弱小的人,一生奔跑
一生逃离,最后衣裳褴褛
遍体鳞伤,洁白的骨灰
消散在风雪中

回乡记

从城里回乡下老家,先乘中巴车到永康镇
转乘农用车到勐底农场
然后坐上途经两个小时至此的摩托车。我的故乡
此刻秋天来临
稻谷泛黄。暴雨和干旱交替光顾的山村
今年谷穗长势喜人。洪水卷剩的田野即将迎来收割
常年出没的鸟群
仿佛不认识露出头皮的庄稼地。仿佛不认识
我这个曾经掳走它们
兄弟姊妹的可恨之人。道路已至尽头,炊烟高高扬起
小学校荒芜在草丛,红领巾丢了又幸运找回,老家的孩子们
个个害怕陌生人,低着稻谷般的小头颅
偶尔斜眼偷看我的眼镜和身影
窃窃私语:这个人究竟是谁?他昂首挺胸并阔步前进
仿佛是回乡

北风吹

北风继续吹起。它们吹进我的衣襟
吹乱我的头发,吹闭我的眼睛……
我已经顺从生命里出现的每一件事物
它们顺着来,就让自己加快步伐走一程
它们逆着来,就蹒跚一些
想一想往事。天高的云梯
也在脚下,也在身后。我爱的人们
依旧和我继续相依在一起。他们
没有笑话我的无能为力
没有嫌弃我的迂腐不堪。北风吹来
我并不退却,疲惫至极的时候,总有人
为我开好回家的门。遇见黑暗,总有人
为我留着微弱的夜灯
风啊,你就继续吹吧,不要停下来
风啊,谢谢你赐予的刀口,它们正在爱中疗伤

裸露

冰雪天
虎收起它的光斑,同时收起
它的咆哮

睡在草丛里。听风笑
听山林的孤寂,和一江绿水
等春的难耐

日夜奔走的猛兽。蜷缩身体
四个结实的蹄子
之前分开,现在聚拢

高原的冬天。最冰冷
也最令人沮丧
不是悲悯,是日常之心
深陷囹圄

对着河流说句话

树木越长越茂盛。如你所见
全身开始疯狂地抽枝发芽。命运这条单行线
我们该如何处理

雨水沿着天空降落。我沿着河流奔跑
无家可归的孩子
瞬间想起疲于奔命的人生。便把肉身贴近土地

对着河流说句话。荒草已经爬满山头
你是我行世之日见过的最高的峰峦
关闭你的门窗。你认定旧的世界该被消灭

宽阔的位置里最新的启明星,横行于虚空的蓝天
我在最低处,一再压低身影。仰视你的清风和笑容……
我确有理由,对着河流说几句不着边际的话

风吹过原野

风吹过原野。原野上有几个人
其中一个人的草帽被吹翻,他急忙弯腰去捡
稻浪淹没他的身体
其他人仿佛看不见,继续做着各自的事情
一阵风已经走远,另一阵紧接而来
它更加凶猛,更加迅疾
这是我栖身的南方,触摸它的心
我熟悉它的一切。翻过山,再翻过山,还是山……
风依旧继续吹,按倒地上走动的人影
引来看不见万物的夜

惶然录

蜻蜓飞过晚霞,晚霞飞过天空
天空飞过宇宙

我在最小的地域。吹风,思考,感伤——
我已经变小

越来越小。和蚂蚁的大小相近
暴雨,闪电,狂风,沙石,高山,河流……

每一个物体。都在静止,在流动
或者我经历它们,或者它们刀锋凌厉

自从降生以来,自从生命有意识。我就惊恐不安
把手指借出来计数,却被睡眠迷糊

我害怕。我脆弱。我抑郁。我抱着石头
时光之中,石头瞬间就被分化,被吹散,被消失……

大抵如此

澜沧江一意南下,有谁还会再倾听石头的内心
把蜡烛点亮,拒绝漆黑

站得最远的人,就是最爱你的神明。悲凉时
她靠近你,她坐在身边
拉着你的手
和你说着事件以外的种种过往。这些,它们太过平凡
而你未曾留意

就着澜沧江,喝一杯澜沧江,管它是白酒,还是啤酒
一杯就能挽回记忆,一下就能走出迷途
大抵如此

最美好的,就是此生栖居南方,豪饮甘露
看着初升的太阳,迎接温暖而又修长的日子,偶尔写写诗
爱爱梦中之人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