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摇岭红枫古道情怀(散文)

摇岭红枫古道情怀(散文)

□ 黄朝江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1/27/122315.html  2017/11/27 9:12:00  错误提交




    在遥岭古道,我再次惊叹于大自然的奇妙。山道曲折盘旋,古枫如火如荼,踩在铺满红枫的古道,伴着美妙的“沙沙”声,呼吸着温阳光中氤氲着的枫香,全身心都融入到山川地脉的灵气中。
    拾级而上,移步换景,时而从飘扬的蝴蝶般的枫叶下走过,时而与香枫合影,时而坐在盘虬的枫根上沉思,时而回望在红枫华盖下的晓坑街道市集。上百株红枫香树近在咫尺,触手可及。有的像饱经沧桑的老者,可以忘年交谈;有的像父兄宽阔的脊梁肩膀,可以尽情倚靠;有的像身材婀娜的爱人,可以偎依搂抱。我从没与这么多的红枫如此亲近过,从没见过这么多黄金般耀眼的枫叶。记不清走过多少的红枫古道,唯有这里的红枫如此紧挨着山道,图热闹似地想与行人亲近。你的脚会不经意地与它的树根亲吻,你疲惫的身体随时可以向它身上一靠,似乎能从它壮实的身躯汲取到无穷的力量。
    这些秀美又壮实、精巧又伟岸的古枫年复一年地站着,错落有致地站立着,恰到好处地站在行人最需要观赏、最需要帮助慰藉的地方。它们真是遥岭的守护神,肯定各司其职,有着明确路段分工。随手拾起一枚红枫,精微的叶络里,似乎还流淌着汁液,它是曾经怎样与枝杆血脉相连,又怎样被风霜染红,依依不舍地离开母体,潇洒地融入大地,化作春泥,又如何回到母体,化作崭新的绿叶。遐想红枫的生命轮回,谁又能想到这些红枫的源头竟是一位普通而伟大的母亲!随着本地向导——型军兄的讲解,我的心灵随着掌上的那枚红枫一起律动,那分明是一颗跃动的红心。
     “穹岭穹到天,摇岭摇半年。”(当地谚语)二百多年前的蜿蜒漫长的摇岭曾经怎样摇碎一位母亲的心肠,又怎样成为她承载爱心与希盼的“摇篮”。那个烈日当空的正午,一个村姑怀抱中暑的幼子,艰难地向上爬行,这条平时山民挑担赶集的山道此时悄无人烟,只有聒噪的蝉鸣,还有无休止的热风。山道崎岖漫长,这位母亲心急如焚,一心想加快脚步,尽快把孩子送到山下村医的手中。然而,山道光光頺頺,没有树荫,她只好痀瘘着身子,想用单薄的身影为儿子遮蔽烈阳。最终,头顶的山道还接着蓝天,母亲还没有走到山顶,怀中孩子的呻吟却低沉下去……山风中,我们隐约听到,一位母亲肝肠寸裂的哭喊循着山道在不断回响;我们又隐约看见,这位母亲饱含着热泪,沿着摇岭山道,走几步就挖坑,种下一颗颗“爱心”。春去冬来,这位母亲又如何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着山道两旁的小红枫,浇水施肥,她哭过,她也笑过。多少年过去了,我们无从得知这位母亲的姓名,“红枫母亲”的故事却在平文交界山民口中代代相传。
    走下摇岭,山脚的余姚岭农庄是个憩息的好地方。庄主是一位叫“阿领”的汉子,身躯壮实得像枫树,圆脸彤红得像枫叶,说话朴实地像泥土。他用山里人特有的热情好客来接待我们——水煮未去皮的红薯、山芋,没打农药的青菜,只加点盐的冬笋、萝卜等,让我们吃得舌头都要吞进去。边吃还边听“阿领”的故事,原来他就是那位早有风闻的现代摇岭守护人。走南闯北做生意的他,曾经不幸身患两种血型白血病,回到家乡后每天凌晨起床就爬摇岭。他不忍见这条乾隆五十九年前就有的交通要道荒废、湮没于藤蔓野草中,就带领众人出资修建古道,披荆斩棘,平整台阶,使古道修旧如旧,焕然一新,成为远近闻名的休闲好去处。
    摇岭摇摇百病消,“阿领”越爬摇岭越感觉满身轻松,现在壮得牛一样,哪里看出曾经是重病号呢。“阿领”惊叹摇岭的神奇,再也舍不得离开家乡了,就在山脚建起二层楼的农庄,成为摇岭守护人,还注册摇岭公共微信号,积极宣传摇岭的旅游资源。
    摇岭古道有灿烂的红枫、有母爱的传奇故事,有现代守护人,还有太多的奥秘等着我们去挖掘。比如,摇岭红枫古道又叫“余姚岭”,为什么取这个由两个姓氏组成的名字呢,隐含着怎样的传奇故事?有些地方走过就不想再来,而摇岭古道只走一回是远远不够的。
    摇岭古道位于文成县双桂岙底、至平阳山门西垟亭、是一条民间古通道、东西走向、始建于清朝初年、该古道全程约4公里、道宽1、5米、最低海拨约900米、路面以卵石铺就。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