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鳌里石门台的记忆

鳌里石门台的记忆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11/3/121602.html  2017/11/3 9:09:00  错误提交

 


    鳌里是文成有名的文化村落,村内原有19幢四面屋及9座周氏祠堂,房屋前围都竖有雕刻精致的石门台。历经二百多年的历史,现村中仍有14座残缺不全的石门台。这些门台均蕴含着深刻的文化内涵,流露出鳌里周氏文化底蕴。
    鳌里门台皆用四面屋命名。村内如大份四面屋石门台、第二份四面屋石门台、大房四面屋石门台等。所谓房份,是指鳌里周氏为了在六世以下的七世、八世好分清上下辈兄弟关系,七世周氏,每个兄弟叫份,老大叫大份、老二叫第二份,以此类推;八世周氏,每个兄弟叫房,老大叫大房、老二叫第二房,以此类推;也有以地名取名的,如枇杷坵四面屋石门台、三坵田四面屋石门台。村外,由于地点分散,为了便于好找,也以地名取名为主,如猫儿垄四面屋石门台、前垄坳四面屋石门台、谢林四面屋石门台等;也有以祠堂取名的,如老祠堂石门台、第二份祠堂石门台等。


大份石门台


    大份四面屋石门台是遗留下来的雕刻最精细的一座石门台,原石质地较差。石门台门框的条石上,门框两侧石砌的墙上都刻有对联。上首刻有图案的圆形簪头,下刻有牛马图案,右门框最下方有铜钱形的狗洞。门框上首建有三叠层的硬山顶,两横幅眉批。三叠框内刻有戏文人物、花卉飞禽,门台前面的路两边竖立两对石旗杆夹。经历岁月的洗涤,依稀还能从门台古意盎然的对联、牛马的雕刻图案等物中,感受到四面屋曾经的似水年华。门台上散发出的一种特有的古旧气味,仿佛四面屋的人和故事就在眼前。


第四房石门台


    第四房四面屋是我的旧居,其石门台的造型与其他门台都有区别。该门台大门和两边各延伸三米,后退一米五,前面的大路与屋基低,除大门外,两边退进去的地面与屋基一样高,原门前竖着两对石旗杆夹(已毁)。石门枕铺上六步石级,意味着六六大顺。门框的条石上刻有对联。小时奶奶曾对我说过八世凤炜公建第四房四面屋的故事。我是凤炜公的第五代后裔。凤炜公有七子,儿子长大后,他觉得,爷爷留给他的枇杷坵老屋面积太小,就想建造一所更大的四面屋。他看上老屋门前下山凹坡上的地基,风水先生也说那里有财气。这里原没有地基,建房要先从一百五十米外坡下起,砌一条20多米高的大驳坎墙垌,用岩石方填上后,再砌三层三条三至五米高的驳墙坎,以填成地基。他的父亲兄弟都反对这种劳民伤财的平基建屋。他却认为,这块地基建成,还造了四坵梯田,一举两得。并说服了大家建造了房屋。
    后来,凤炜公用几年时间建了一座三院,一大厅堂、六厅堂,六间与闲杂房相连的廊房,六廊六楼门的豪宅四面屋。该房屋无论从整体构造还是建筑细节,工艺都十分严谨讲究,木雕、石雕、砖雕制作较为精细,梁架结构也颇具地方特色,四周的下层檐廊挂满红纱灯,是当时鳌里豪华程度第一的四面屋。凤炜公因排第四,因此,该屋就叫第四房四面屋。
    我六岁时该屋失火,屋内仓里的谷整整烧了八天八夜。现在,徒留斑斑驳驳的石门台和杂草丛生的围墙。围墙里还留着失火后重建的几间房屋。


前垄坳石门台

    前垄坳四面屋前院的左右两边各有一座光绪年间建的石门台。该四面屋坐落在旧时黄坦通往景宁的大路下方。屋前就是山坡,上砌了一条十米多高的驳墙坎,填上土石方,平整成地基。因房前地基小,屋前没有道路。仅在前面的驳墙坎上砌上一米多高的墙,作为栏围墙。石门台建在前院左右方,门台左右侧断臂均与前栏围墙相接。门台的造型独特,左边的门台建有圆形顶,右边的门台建有三角尖顶。据老人说,这是象征做人不能固执死板,要圆通灵活;同时,做事要有尖子精神,坚强果断。
    如今前垄坳四面屋早就不见了,门台里建有四幢约有十几间屋的钢筋水泥结构的四层楼房。

 

 



破岩洞石门台

    破岩洞石门台三叠层的硬山顶没有了,换成了简单的瓦檐顶。该地基原是黄坦等地前往景宁龙泉方向的大路边的闲地。光绪年间,八世第三房周方寅要在岩石坡上平地基。他用几年的时间把岩石坡平整成一块3800多平方米的地基,建了一座五楹两庑两闲杂房的四面屋。由于四面屋建在岩石坡岩窟洞里的地基上,所以村里人都称其“破岩洞四面屋”。
    现在四面屋坍塌了,仅剩下残墙断壁,露出了杂草丛生的屋后面和右面的岩壁。石门台三叠层的硬山顶已改头换面,正体门台裂缝变得很宽,大有即将毁败倾颓之势。



第二份石门台

    鳌里石门台的文化不仅体现的建筑上,还体现在对联上。石门台除了最早的枇杷坵石门台和第三房石门台外,都刻有对联。文革时期都被当作 “四旧”破坏,有的被凿平,有的被有识之士用石灰涂平保护起来,有的在凿了的字迹上由老人回忆起来。遗留下来十四座残缺不全的石门台上还有十一副对联依稀可辨。
    从第二份石门台的对联“智水仁山天然图画,礼门义路日就范围”及其横批“山水清光”可以看出,屋主人当年对家规门风的要求,及对人生境界的追求都很严格。在此影响下,出现了周鸿钧在南屏小学资金困难时迎任校长办学的故事。
    周鸿钧为邑武生,待人宽和,与人为善,仗义疏财。当年他接南屏小学任校长,并以家产补充,以校为家,解决了校产不够支出的困难。为了提高教学质量,他舍得高薪聘请名师教学。后南屏小学成绩卓著,成为可与当时的山东武训相互媲美的小学。1920年青田知事张君鹏彚绩请奖,教育部给予“三等金质嘉祥褒章”,大总统徐世昌颁给校长周鸿钧“敬教劝学”褒扬额匾一幅。此后,南屏小学名驰遐迩,久负盛名。省立地十一中学(现丽水中学)则准南屏小学毕业生免试升入初中。



三坵田石门台

    三坵田石门台原刻有 “景星庆云烛以荣光,紫芝朱草蒸为上瑞”一副,横批“资深居安”。楹联有祥瑞出现才能使国家清明太平之意。横批的意思是只要安心学习,造诣就会很深。
    周定便在此屋里出生长大,石门台对联对他影响很大。在其影响下,他很早就接受了国际共产主义思想,追求革命真理,于1926年就加入共产党参加革命。
    三坵田石门台的四面屋内,雕饰的窗头、吊柱,牛腿,无不显示了细微处的精致,岑寂中透着矜持。老房子因为缺少保护,目前已岌岌可危,部分已经坍塌,青苔爬满了墙壁和地面。无顶的石门台孤苦伶仃地站在屋前。

 



第二房石门台

    第二房石门台虽缺失了门台顶部,但是,从门台古意盎然的对联“鳌峰毓秀家声振,龙渚钟祥世泽长”可以联想到老屋曾经流逝的年华,以及四面屋主人当时作为大户人家的底气和气魄。他有将家族世传的美誉和继承下来的祖先遗泽发扬光大的气势。
    该房屋民国初焚毁。当时,屋主周凤仪经常用对联教育子孙,其后代也把这幅对联作为座右铭,为继承祖先美誉,弘扬祖先遗泽思想精神而发奋学习,都很有出息。长子方蟾,国学生,诰赠武德骑尉;二子方诏,武庠生;三子,方忠,郡廪生,后提贡,钦奖同知街,辞授教职,历署昌化县学,严州府学训导兼理教授。孙辈中国学生、大学毕业者就更是不计其数了。其曾孙周建初,从中央大学航空系毕业后留美,后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材料力学系教授,1992年获航天部“有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南坑下寮石门台

    南坑下寮(垟头)四面屋的石门台保存完好,门上对联清晰,砖雕在文革时被石灰涂平,门台里换上了两排现代楼房。原屋主是书香世家,名门望族。屋主周方辰,邑庠生,是钦加儒学训导;父亲周凤蛟,是咸丰辛亥恩科武举人;祖父周作典武庠生,是钦授千总衔;曾祖父周朝干,是国学生。九个儿子都是文人志士,周德三、周桢、周长信等还是名人。
    周方辰原在鳌里村第三房已建了四面屋,老房子较小,家中人口多,后在南坑下寮建了一座豪华的四面屋。老房子石门台没有对联,周方辰后悔莫及。新的房屋建起后,他在门台的门框上刻上“薄有诗书传子弟,先安笔研对溪山”的对联,以激励后代用功潜心读书。

祠堂门台

    鳌里周氏都有“立祠奉先,不忘水源木本;登堂承祭,堪报祖德宗功”的孝道思想,一百多年内建了九所祠堂。每一座祠堂门台都流淌着古风遗韵,记录了一个祠堂家族的兴衰。如第二份(鳌峰)祠堂。在此,周鸿均办了十年闻名遐迩的南屏小学,祠堂内还挂过大总统徐世昌颁给他的“敬教劝学”的褒扬额匾。周鸿钧的母亲二十一岁起守寡,辛勤抚育独子成才出息,六十岁时奉旨旌表建“贞节坊”,文革时该坊被拆除。其八旬时,奉大总统徐世昌颁给褒扬匾额,文曰:“竹孝松贞”。1926年,文成第一个共产党员周定在此入党。他参加南昌起义,被调往浙江省委任特派员,创建了浙南第一个共产党支部。由于叛徒出卖,1929年周定在温州牺牲。还有留学美国,现为美国圣地哥国际科技公司高级工程师的周光南。
    解放后,该祠堂失去了原有功能,成为乡人民政府的办公用房,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被拆,建起砖木结构的乡政府办公楼和信用社。现祠堂的屋基建起周定烈士纪念馆、纪念碑和文化广场等,将此地打造成爱国主义基地、文化中心,使之成为祭奠和缅怀祖宗的场所。



谢林石门台

    鳌里保护最为完整的石门台为谢林四面屋石门台。
    谢林四面屋建于光绪年间(1888年),房屋四面环山,林木茂密,因离大路远,是个适宜隐居的好地方。该石门台雕饰得非常细腻,门框是质量最好的青石,石面光滑与机器磨光的石面相差无几。据老人说,古代石面的制作过程是先用石凿凿平,然后用犁头磨,磨到光而平为止。过去犁头是生铁所铸,非常坚硬。要达到谢林石门台的光平,需要用三个犁头磨二个多月时间。
    从门台对联的上联“谢傅隐居林峦生色”可知,主人周氏九世铭祺性善静,所以在山凹建起四面屋。从下联 “于公厚积门第增高”可知,他希望自己做个如于公那样贤明公正而使子孙显贵的人。横批“濂溪旧族”则知,屋主有一定社会地位。
    谢林四面屋因家道中落,子孙繁衍而分割、拆迁,以及生活、交通不便等原因,渐渐败落。生于谢林四面屋、早年迁居杭州的周醒梅女士闻讯后认为,鳌里周氏四面屋保存完整,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她说服仍住于此的宗亲不要拆建,同时搜集材料,向上级申报,经过多年不断努力,谢林四面屋获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并获得200万人民币的补助款用于房屋修缮。谢林四面屋除左侧的闲杂房被拆,正屋和门台基本恢复原貌。石门台的雕刻细微精致,门框上的对联,彰显了屋主人的做人准则和思想境界,吸引游人欣赏回味。
    历经百年,鳌里石门台如今虽残缺不全,但仍端重古朴。作为一个时代的建筑特色,不仅见证了一个村庄的文明发展轨迹,也成为鳌里周氏族人难以忘怀的记忆。(文图/周运懿 张嘉丽)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