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乔木生风 水绕山回下的古村落

乔木生风 水绕山回下的古村落

——“走遍文成”走进朱川村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7/14/116817.html  2017/7/14 9:10:00  错误提交


   

 
    朱川村由来已久,关于村子的故事,我曾多次听过,虽一次未去,恍惚中仍觉得十分熟悉。每次途经朱川的时候,我总对那个村子频频回望。村中水口的古树群,弯弯的拱桥,潺潺的溪流,以及掩映在群树后面的古民居,在我的脑海里总是无限斑斓,像一幅幅油画徐徐展来。
    朱川村位于珊溪镇西南侧,文泰公路穿村而过。村名因村民全为朱姓,且两条溪河交汇于水口而取朱川二字得名。据《文成县志》记载,朱川域境在明景泰前属瑞安县义翔乡五十六都。明景泰三年(1452)置泰顺县划给泰顺,属泰顺县三都毛山、塘山村。清代及民国仍旧。文成建县后,于1948年8月归文成管辖。
    朱川境内群峰罗列,绝壑幽泉。由于此地山峦叠翠、环境清幽,明嘉靖元年(1522),朱姓族人由稽垟迁移至此,距今已有495年历史。近500年来,朱姓族人在此繁衍生息,留下众多文物古迹,这些古迹即承载着一个村子的宣传,也承载着一个家族凝聚的力量。朱川历经百年沧桑后,现村子仍保留着古树群、古建筑及传统手工艺等。除此之外,村人还将棋盘岩、酒缸潭、古树群、龙井自然景观等称为川上七景。






 
古树群
 
   进入村子远远便看到水口处的参天古树群,走近,潺潺溪水在群树间叮咚流过。倘若询问,村民总能将水口与古树群讲得头头是道。
   水口即是水流的入口和出口。古人认为水是生命之源,能生养万物。因此,古人总是择有水源的地方居住。而且古人认为水主财,水流会影响气场,特别注重水口,把它看作保护神和生命线。在水口的地方,古人喜种树,唤作风水树。并认为风水树关系到居所的风水命脉,便习惯在水口植种一些樟、松、柏、楠等长青树,给自己或者家居环境营造一个良好的风水环境。南方的古村落常以水口与风水树为象征,想要知道村子的历史,只要看看村口的风水树,便能大致了解村庄的年龄。
    朱川水口所种的树种为枫树与红豆杉。这些古树高大挺拔,遮天蔽日,给人高耸入云的感觉。据村里的老人介绍,这些古树是由朱氏先祖来此定居时种下的,时间约在明嘉靖年间,距今已有490余年的历史。对此,朱氏祖谱记载,“本居前后、左右、水口、山场树木乃祖宗培植,以卫宅居风水,族众孙子理宜共相养录,不许登山乱砍以图己利,犯者罚钱一千五百文,入众公用。”朱川虽历经多个朝代,近500年历史,这一训诫使得村中古木完整地保存了下来。
    其中两棵红豆杉还被村民称为“神树”。红豆杉为世界濒临灭绝的珍稀植物,是经过第四纪冰川遗留下来的古老树种,非常珍贵。朱川的红豆杉据说会下雨。天气炎热的清晨或傍晚,人立树下,一会儿工夫,头发便湿了,仿佛在细雨里散了一会儿步一般。如果角度站得好,有时还能看到彩虹。对此,村民的解释是,红豆杉生长在溪边,根系发达,吸水力强,天气炎热时,蒸发的水分多,就仿佛下了毛毛雨一般。究竟是否如此,未经考证。
 



祠堂记
 
    朱川虽是一个不大的村子,但村中保存较完整的古建筑还有20余处。由水口处往村中走,沿途古建筑众多,水口旁边古建筑中便有朱氏祠堂。
    朱氏祠堂建于乾隆年间。据朱氏族谱记载,第一位迁往朱川的始族为朱尚溢(字仲信,号迪甫)。明嘉靖元年(1522),朱尚溢由稽垟迁居瑞安五十六都朱坑头(朱川),今名川头。其中关于祠堂的记载,“盖观邑师瑞安面江山而献翠星分牛野,映海峤以涵青瓯江夙称海滨邹鲁之邦而瑞邑亦属文学诗书之地,西行而上越城百有余里路转峰回林,坚尧美望之蔚然深秀者川头也,耕于斯鉴于斯,老稚咸嬉游于斯者,朱氏族也屋之比隅风株流丹竹苞松茂者朱氏宗祠也,古者迁地定居宗祠是亟原为妥先灵而酬祖德,计此胥宇必先以作庙楚室必后于楚宫也。朱川仲信公由稽垟而来迁肇基创业,自明以及于清几阅四百岁而宗祠未设,将何从展其孝思时,有遇贤朱君念切先人不忘祖德,慨然有志建祠于乾隆之甲申而落成于之乙酉。”
    朱川因所处环境优美,清时泰顺罗阳痒生毛捷魁曾为该宗祠题诗:
    翠微深处耸雕甍,水绕山回百媚生。
    竹影匀筛金琐碎,泉声暗击玉锵铿。
    香腾宝鸭神居醉,灵妥眠牛福且宏。
    从此耳孙同鼻祖,年年对越在宗祊。
    朱氏宗祠不仅是朱氏族人追思先祖之所,也为本村子弟的教育起到了重要作用。据村民介绍, 朱氏祠堂曾是族中子弟读书场所,清朝曾设有私塾,村内有教育田二十亩,特供养教师,教育朱氏后人。朱川学校曾设于祠堂,解放以后学生众多,校舍不够,1969年朱川族众商议,在祠堂两廊加高楼,前廊加石墙。当时祠堂掩映在数百株古树中间,终年溪水潺潺,是一个环境优美,读水的好地方。
 






 
百岁坊

 
    百寿五代坊与“百岁太婆”的故事也是朱川村民最为自豪与津津乐道的一件事情。
   “百岁太婆”姓邹,嫁给朱氏第九代传人朱仁忠,人称朱邹氏。朱仁忠夫妻二人都长寿,朱仁忠103岁去世,邹氏105岁去世。同治二年,因其年过百岁且“五世同堂”,皇帝下旨立牌坊予以纪念,村人称其“百岁坊”。
    牌坊,是封建社会为表彰功勋、科第、德政以及忠孝节义所立的建筑物。作为功德与美德的标榜性建筑,牌坊从古至今都是令人向往与尊敬的。百姓想要立坊是极其不易的事,邹氏因百岁且“五世同堂”被下旨立坊是非常荣耀的一件事。不仅是一个家族的骄傲,也是整个村子的骄傲。遗憾的是,文革时期,百岁坊和记载朱氏族人历程的宗谱和珍贵古物都被损毁。牌坊被破坏后,因埋在地下,还幸存了一些刻有字迹的牌坊石碑。
在朱川溪边的几株大树下,我们看到了几块长短不同且厚重的石碑,上刻着“熙朝”、“衍算”、“人瑞”等字样,还有一块长条石一面刻着“萱茂兰芬”,一面刻着“皇清旌表乡宾朱仁忠妻氏邹百寿五代坊”,落款是“同治二年季冬月吉旦建”。据说还有一块刻有“圣旨”二字的条石,在文革中被破坏。
    村民说,邹氏不仅长寿,且漂亮,还是一个颇会治家的人。她家之所以能五代同堂,和她治家严谨是分不开的。据传,当年朱仁忠持外,邹氏主内,用心教导儿孙:忠、孝、诚、信。一日,孙媳夏氏因儿子哭闹便骗其说,等你父亲回家就杀牛给你吃,顿时孩子不哭了。等其父回家,邹氏便命孙辈将家中黄牛杀了。对此夏氏不解。太婆解释道,做人要言而有信,言出必行,教育孩子更应如此,既然你答应他,就要做到。不然,就不要做此承诺。从此,村里人都以此为榜样,努力做到诚信。真正把“曾子杀猪明不欺”的故事用到了子孙的教育上。 


 



民风记
 
   朱川民风朴素,旧时朱川是一个典型的耕读村落。村民过着自给自足,崇文尚武的生活。村民说,村内曾出过多个文武贡生、秀才、翰林学士等。
    从小在此长大的朱靖说,旧时村民好读书。据史料记载,乾隆二十八年,众乡亲捐资,首建朱氏宗祠,并在祠堂办私塾学堂,民国二年族人为育翰苑良才,又在此设立学堂,命名为朱坑头群一小学,后为朱川小学,他小的时候就在祠堂内读过书。
    村民的好读书,在其建筑上也能体现。朱川的民居均依山溪而建,沿溪而上,离朱氏宗祠不远的溪边有一座建筑,村民称之为第三份。该建筑建于明朝,为木质结构。房内已无人居住,明间敞厅上方的梁上还张贴着一张年代久远已破损的喜报,上面还依稀能看到“三品御”“相公”“案元”等字样。因无法查找原始资料,无法揣测喜报上的详细内容,从字面理解,“三品御”应为御史官的一种;“相公”其中一种解释为旧时对读书人的敬称。后多指秀才;“案元”则是案首。清代各省学政于考试后揭晓名次,称为出案。因此童生参加县试、府试、院试,凡名列第一者,称为案首。学政于取定新生后,将名单发交各府、州、县时,亦有红案之称。由此联系,第三份梁上所贴的内容大概是朱氏学子作为县学生员参加考试,中了案元之类的名次,由州、县所发的一个喜报。可见此宅为读书人家。
   沿着溪流蜿蜒而上,在一公里之外的山坡上,有着一处不同于别处的建筑,该建筑结构呈“凹”字形,主体部分为木结构,两边厢房各延伸了两间房屋,延长部分为土石与木结构。据曾在此居住的朱龙祥介绍,此民居是他的太公朱孔洄所建。朱孔洄为清廪生,古时科举考试,成绩名列一等的秀才称为廪生,廪生可获官府廪米津贴。朱孔洄是一个读书人,为能安静读书,清嘉庆年间,朱孔洄与几位同窗便在离村子较远的山坡上建造了此房屋。建成后,房屋呈“日”字,门前有一半圆形,他们便将此喻为日月同辉。当年,他们居住在楼下,楼上为读书学习场所。因建筑背靠青山,门前是一条小溪,终年溪水叮咚之声不绝不耳,读书人便将此处比作桃源之地。
    因此地交通闭塞,常有匪徒出没,后朱孔洄与父亲朱仁厚斥资建了三十六部石板道路,道路宽了,行人多起来,此后这一带的劫匪就少了,从此村民都称他为积德贤士。
    在村中来回走了几趟,发现村中的民房不像其他地方的建筑,或成合院,或有围墙,这里的建筑均曾开放式“凹”字形,村民在其院中做事,外人皆能看见,可见村民的纯朴与不设防。
    随后,我们也来到百岁坊主人朱仁忠的旧居。该建筑属南方清代建筑风格,为木质结构,占地160平方。建筑虽无人居住,从建筑梁上的雕工仍能看出主人身分的不同。据其后人介绍,先祖朱仁忠是一个乐善好施的人。当年曾自置渡船为资助穹口横岩过渡往来的民众,并在穹口渡口建木亭一座,免费为所有过渡民众避风雨之用,连摆渡师傅的工资也由他支付。其妻百岁高寿五世同堂,后由皇帝下旨建有“百岁坊”一座,可惜毁于文革。朱仁忠家中曾于光绪辛丑年出过贡生一个,现家中仍保留有刻有“外翰第”“贡生选青立”字样的石匾一个。
    除此之外,村中还有一座始建于明嘉靖后期的古建筑。该建筑为木质结构,分前后两堂,占地250平方。据说此老屋在明清两代曾出过四个武贡生和武举人,有人在清代军队任职。因一些史料在文革中遭到破坏,详细内容无法考证。但朱川人自古有习武习俗,屋前为习武场,农闲或空闲时间村内青壮年均汇集于此习武,为的是强壮体魄、保家卫国。至今仍有此习俗流传。
    一路走下来,映在山林竹丛之中的朱川倒有一份山乡小村难得的悠闲,数十户人家背山面水,终年树影婆娑,屋舍俨然,房前屋后,晨炊暮烟。几百年来,村民靠着种几分薄田,闲读几句诗书,倒是朝也安然,暮也安然。(文/张嘉丽  图/张嘉丽 朱靖 实习记者 陈茄彬)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