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难忘1953春节(散文)

难忘1953春节(散文)

□ 陈永华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7/17/116910.html  2017/7/17 16:10:00  错误提交


 

新中国刚成立那几年,大家都学习陕北延安“拥军爱民”好传统,说这是“延安精神”。老百姓过春节首先想到的是组织“拥军”活动。我那个村当年是文成县城拥军模范村,过大年时,村民就自发组织文艺演出队,正月初一给村里的烈军属、驻军拜年。那是1953年,我刚8岁上小学一年级,春节时村农会挑选村里的孩子,请学校老师帮助组织一支“陕北秧歌”拜年队,我也参加了。这支秧歌队活动虽只有几天,可那活动场景深深刻在我的脑际,成了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美好记忆。

 

那年寒假,我正在盼望“过年”,老师来我家叫我去学校学扭秧歌,说学会了正月初一给烈军属和解放军叔叔拜年,我可高兴了。一起学的有16个小伙伴,老师手把手教我们,我们也学得认真,没几天就学会了,扭得有模有样的。

几天后,就到了1953年农历正月初一。那天,我一早起来,穿上妈妈缝的对襟新衣服,又蹦又跳到学校。老师给我们男孩子脸上画胡子,头上裹白毛巾,还给一杆旱烟杆,打扮成“陕北大爷”,把女孩子打扮成“陕北大娘”,每人腰上都系大红绸布。我们化妆完后,村里的马灯队、舞狮队、长龙队都集中到学校操场,这是村农会组织的“拥政拥军”春节拜年队伍。

一阵锣鼓喧天,我们的“陕北秧歌队”在春节拜年大队伍的前头,边歌边舞上街头,全村男女老少都围着我们看,见周围有这么多人,我们扭得特别起劲。

拜年的第一家是军属陈爷爷,他的儿子是志愿军战士。陈爷爷胸前戴着大红花,端坐在家门前,旁边一张桌子,摆着落花生、炒豌豆、玉米爆花和饼干四盘零食,看来是为我们孩子准备的。带队的村长向陈爷爷致慰问词,拜年队全体成员向他作揖问候“新年好”,我们欢快地给陈爷爷扭了一曲秧歌后,几个调皮小伙伴伸手要去抓饼干,陈爷爷笑说“别忙,爷爷有话给大家讲。”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信,是他儿子前几天从朝鲜寄来的。他拿着信高声读起来,我至今还记得那信的大致内容:“父亲大人,就要过年了,儿子多么想回家和您一起过年,可美国佬不让我回家,他要侵略我国,不让我们过安宁的幸福日子,我现在正在朝鲜冰天雪地里坚守阵地。我知道人民政府对你很关心,我也放心。希望你听党和政府的话,努力生产,多打粮食支援前线。”陈爷爷读这封信时,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信读完了,突然拜年队中一位叔叔振臂高呼“向志愿军学习,向志愿军致敬!”“努力生产,支援前线!”“打倒侵略者,保家卫国!”在场的不管是拜年队队员,还是围观的群众都举手高呼起口号。口号声传四方,这是翻身农民从心底迸发出来的心声啊,我现在想起那场景,还有点激动。不过那时还是孩子,懂不了什么,只是顾不上花生、饼干,傻乎乎地随着大人喊叫。陈爷爷叫家人把盘子端下来,将零食往我们的口袋里塞。

下一站是给村头的县中队拜年。几十名战士早已列队站在县中队门前迎接我们了。我们给解放军叔叔扭秧歌,叔叔给我们表演擒敌武功。表演一结束,拜年队里舞狮的几位体壮小伙子,向县中队战士挑战要比试比试。战士们笑着应战,不知怎么的,交手几回合,小伙子就趴倒在战士们的脚下,乐得我们扭秧歌孩子拍手笑,小伙子不服气,站起来还要干。村长过来拦住他们,说“怎么和子弟兵滚打起来,别逞能了,你们是比不过的。他们有厉害的武功,我们的日子就太平了,还不高兴吗?”全场一片欢笑。

秧歌队扭遍全村每户烈军属,然后去县府拜年。路上遇见一群不知哪个村来的村民。抬着一个扎着大红绸布大箩筐,敲锣打鼓也要去县府,原来是一位老农民去向县长报喜。他说,自己翻身了,托毛主席、共产党的福,种了一株番薯,竟长了42斤红薯,红绸子箩筐里装的就是这株大红薯。你们看多么纯朴的翻身农民,他用劳动成果向自己的父母官报喜拜年!一株红薯42斤,一时传为佳话,后来县里举办农业展览会,这“番薯王”在展览会上展出供人参观。

晚上,“拥军”活动进入高潮。县府操场举行军民大联欢。舞台是临时搭建的,天蓝布幕背景正中悬挂着毛主席、朱总司令画像,下面写着“在毛泽东的旗帜下胜利前进”。驻军官兵和各村民兵群众,按划定的位置排列。联欢未正式开始,会场已一片欢腾,各单位都有拉拉队,竞相拉引唱歌。这边“人武部了不起,唱支歌来听一听!”那边“民兵同志唱得好,再来一支好不好!”前面“县中队顶呱呱,你的歌声我爱听!”后面“机关同志是领导,歌声不起羞不羞!”……歌声此起彼落,四处飘扬,这不正是当年延河边宝塔山下军民同乐的场景吗!

舞台帷幕拉开了,第一个节目就是我们孩子的“陕北秧歌队”扭秧歌,白天拜年不知扭了多少遍,晚上又上台表演,我们的兴致更高,我不时拿旱烟杆鼓打脚底,这惟妙惟肖的陕北大爷抽烟动作逗得全场哄堂大笑。邻村8位大姐姐,手提花篮,表演小组唱《南泥湾》,赢得大家拍手喝彩。军民节目一个又一个,压轴戏是歌剧《白毛女》,这是县城学校、机关抽调人员专为联欢会排练的。演员虽都是业余的,可演得逼真,催人泪下。演到黄世仁逼死杨白劳抡走喜儿时,一位县中队战士竟跳上舞台要抓黄世仁,弄得演员哭笑不得。联欢会在军民合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声中结束。已是夜10点钟了,大家还余兴未尽,沉醉在欢乐中……那一夜,我兴奋得睡不着觉。

 

1953年春节过去已整整六十年了,我也从孩子变成古稀老人。可那天拥军活动的幕幕场景时时还浮现在脑海,活动的每一个细节至今还记得清清楚楚。遗憾的是,从那以后,我再也没见到那样的场景了。此后几年,狠抓“阶级斗争”,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拥军”被淡化了;再后来,三年困难时期,乡村普遍缺粮,人们只求不饿死,怎能顾得上开展“拥军”活动,随后十年“文革”浩劫,“四人帮”乱党乱军,分裂群众,社会动乱,有的军队被派到地方去“支左”,支一派压一派,有谁想到去“拥军”呢。

直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发展,人民富裕奔小康,饮水思源,大家又开始讲“延安精神”,“拥军”活动才得以恢复而日趋活跃。

近年来,我高兴地参观了一些拥军活动,去年“八一”建国节前,我应学校邀请,观看了一场有我宝贝孙子参加演出的拥军联欢晚会。这场晚会确实经过精心准备,看来是花了大本钱的。舞台布置十分豪华而壮观,灯光配备应有尽有,舞台前摆着多家媒休摄影设施,进行现场直播。舞台帷幕一拉开,彩光摇曳,五彩缤纷,每个演出节目都十分精彩,宝贝孙子那班孩子演出的是舞蹈《鲜花献给子弟》,舞蹈动作十分优美,当二十个小演员摇动着绸缎鲜花献给解放军时,全场一片掌声。精彩的演出给我美的艺术享受,令我愉悦,可观看以后,总觉得缺少什么,激动不起来,军民情感的流露远不如1953年春节那样真诚、朴实、亲如一家。

我思索这其中的缘由,想来新中国成立初期,特别是土地改革后,那时劳动人民分得土地,翻身作主人,开始过上甜美的日子,几代人的梦想实现了,他们从心底感谢毛主席、共产党,感谢人民军队,而那时的干部,刚经历过艰苦的斗争岁月,当了官心仍系群众,真正做到廉洁为公,出差在农民家中吃个鸡蛋也付钱。部队官兵时会到附近百姓家中聊家常,为地方做好事,因而人民群众夸领导、赞军队都发自内心的,情感是真真切切的。现今呢,人民生活富裕了,也感到这全靠改革开放政策好。大家都说“毛泽东让我们站起来,邓小平让我们富起来”。可是当前一些社会不良现象在伤害党群关系、军民感情,令人痛心。我天天期盼,人民群众能像解放初那样真心实意爱自己的党,爱自己的子弟兵,军民真正结成血肉情,鱼水情!

难忘1953春节,何时再现那感人而美好的情景?我坚信是能再现的!我们的习近平总书记不是正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决心在狠抓作风建设吗?“延安精神”永存!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