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教科研的足迹(散文)

教科研的足迹(散文)

□ 陈永华
http://www.66wc.com/system/2017/7/7/116528.html  2017/7/7 8:51:00  错误提交

 

 


1989年,我全家迁居温州瓯海,工作单位也由文成调到瓯海。我把瓯海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在这里继续从事教育事业,开始我后半生的教育生涯。

调入瓯海我先在三垟乡小任教。这是一所乡村小学,地处温州市郊河网湿地,我对这地方很感兴趣,决心在这儿钻研教学,教好小学语文,当一名合格的小学语文教师。那个学期,瓯海县教研室组织优质课评比,校长鼓励我去试试,上节课参加评比。我刚来瓯海,人地两疏,但有般热情,试就试吧。在梧田区小借班上了一堂语文讲读课,课题是《飞夺泸定桥》,那知道评课的王老师很赞赏我上的课,说课上得活跃有特色。后公布的优质课评比结果,我竟然名列第二名。王老师还对我说,瓯海正在进行提高课堂教学效率的教研活动,组织巡迴教学团下乡上示范课,推动边远地区小学的教研,提高教学水平,推荐我去参加巡迴教学。我不敢接受,但人家信任你,怎能推却,只好说:“试试看吧!”几次下乡巡迴教学,为了不上砸课,备课很费精力,有时要通宵,但心里是美滋滋的。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巡迴到上河乡的一所小学。那天听课的老师特别多,附近小学都停课,让老师来听示范课。我上的是《金色的鱼钩》,这是当时小学语文教材中,篇幅最长的一篇半独立阅读课文,要两教时完成教学。平时,老师都在讨论这么长的课文,两课时完成,怎么教?因而听课的特别多,教室空间全坐满了。看听课人那么多,我有点慌,但毕竟前晚已备了一个通宵的课,课文重点、难点都已抓准,如何发动学生讨论,读懂课文,读出情感都想好了。板书也作了巧妙的设计。连课题《金色的鱼钩》旁也想到画一个形象的金色鱼钩。课上得应心得手,课堂很活跃,两节课很快上完。老师们听了点头称赞,听到赞美,我有说不出的快乐,这是成功的喜悦啊!我把巡迴教学看作自己真正投身于瓯海的教研活动。

一个学期后,三垟教办推荐我当三垟乡小副校长。我干过文成县小教导主任,觉得当小学校长、教导主任麻烦事多,还是当教师好,一身轻松,婉言谢绝,可好多人劝我,当吧,当吧,为三垟这乡村教育多出点力吧。盛情难却,我又试试看了。

在三垟乡小,我发现当地宗教活动活跃,学校对面是耶稣教堂,隔壁是佛庙,校园处在教堂祈祷声和佛庙香火的包围中。乡民死了人,也到学校操场做道场,学校只得停课。不少学生星期天去上教堂的“小子班”。我感到这是宗教迷信活动在污染学生的纯洁心灵。于是,在学生中进行宗教迷信活动情况的调查。深入实地调查,取得数据,发现问题确实严重,进而对问题产生原因作分析并提出对策。撰写了一份题为《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的调查报告。这我调入瓯海运用“调查法”进行的首次教科研尝试。这份调查报告,在1990年瓯海县德育工作会议上交流,引起重视。几年后,国家教委一位官员亲临瓯海梧田、三垟等地,调查宗教迷信活动,对学校教育的影响。

又过了一个学期,我调到梧田区小渊今瓯海区实验小学冤任副校长。校长林成义年青有为,对教育很有思考,他常对我说:“学校培养学生的目标应是全面发展,不能光盯在学生学业成绩上,教学过程应重于结果。”这在当时是很有见地的,很合我的工作思路。两人工作密切配合。这年,宁波市教科所在搞农村小学整体优化教育实验。这项实验的宗旨是:“大面积、大幅度提高全体学生全面素质。”(“二大二全”),实验轰动全国,各地都到宁波参观学习。

瓯海教育局也组织由吴银桂副局长带队的学习参观团赴宁波学习。我也随团在宁波认真参观几所小学,详细询问他们进行这项教育实验的情况。回来后,借鉴宁波经验,结合瓯海梧田的具体情况,制订了《梧田镇整体优化教育实验初步方案》,提出要“实现从耶应试教育爷到耶素质教育爷的转轨变型”。在全镇各小学开展教育测评方法和教育过程组合改革的实验。

那几年,我常奔走在梧田镇各小学,与老师们一起探索,进行新生素质检测、学生个体素质测评、班集体素质测评,开展备课、研课、听课、评课等课堂教学研讨,开展课外兴趣活动,组织学科及文体竞赛活动,组织学生参观工厂,劳技、科技、自我服务等活动,开家长会与家长谈心……,还进行实验阶段小结,回顾反思再实践。

后来,又和浙江师范大学教育系挂钩,梧田镇小作为浙师大的教育实验基地。开展小学语文学科活动课程的研究。学科课程,让学生获得知识技能是以老师传授为主。活动课程,则以学生自主的动脑、动口、动手实践活动获取知识技能。学科活动课程是学科课程和活动课程相结合的课程模型。开展这项研究活动很有意义。浙师大吴惠青教授多次来学校指导,我俩成了知交。我还带刘湘娟、陈淑、曾双霜等实验老师到浙师大培训。

一堂堂实验尝试课,听了又评,评了又改,改了再尝试,逐渐形成识字活动课、语言欣赏活动课、观察说话活动课、朗读训练活动课、读写结合活动课、独立阅读活动课等活动课型,形成学生个体活动、同桌互相活动、小组学习活动、班级学习活动和师生谈话活动等课堂活动形式。这项实验研究论文,在千岛湖全国小学语文活动课教学研究会上交流,得到与会专家们的好评。

1996年,我调新建的梧田二小任校长。其时,瓯海区教委全力推行素质教育。次年4 月,召开“全面实施素质教育”动员大会,还印发《瓯海区全面实施素质教育的若干意见》,把梧田二小确定为实施素质教育实验学校。我又制定方案,竭尽全力实施,并在全区素质教育研讨会上交流经验谈体会。

1998年7月14日,《温州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梧诞镇二小素质教育有特色》的报导。介绍了学校“开足学科课,开活活动课”,实施素质教育的工作思路、具体措施和取得的效果。这篇报导激励了师生的工作热情,大家干得更有信心,更有劲头了。

在此期间,还进行了如何减轻过重作业负担,保证教学质量的实践探索。深入教学第一线,取得第一手材料,整理调查数据和教学案例,撰写并发表“减负保质”系列文章。提出要减负又保质,首先务必要端正思想,树立正确的教学质量观。并就如何把握学生的学习心理,削减作业数量,提高作业质量。丰富校园活动内容,挣脱“唯分数”论的束缚,谈了不少具体做法。这对当时倡导的“减负保质”是有积极作用的。有教师对我说,他看了这些文章受到启发,也试着照着做,很有成效。

教研、教科研,一项项课题实验,一堂堂实验课,一份份实验方案,一篇篇实验论文,前日稍作整理,近百万字呐,发表和获奖的也不少了!

想起那时候,干这工作是够繁忙的,劳累得很,时常夜不能寐,可心里是乐滋滋的,毕竟唯有教研、教科研才能推进教育改革,我乐此不疲。退休后,我常寻思,当年花费的心血有价值吗?有的,真的有价值!

“整优”实验,对长期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旧教育观念是一次有力的冲击,教学评估是教学过程的重要环节,“整优”实验一抓全面素质测评,旧教育观念开始有所松动。不少教师以往一味追求统考分数,为分数不顾学生身心加班加点,开展“整优”实验后,转变了观念,积极组织学生开展多方面教育教学活动。新生入学素质检测,让家长明白,孩子上学不只是识字读书,还有好多东西要学,要注意全面培养。

开展“整优”实验,实施素质教育,促进教育方针的落实。我至今还感到兴奋,在梧田全镇开展“整优”实验那几年,全镇各校都注意让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多样化教育教学活动前所未有的活跃。激发学生兴趣,发挥他们特长,各校普遍建立课外兴趣小组,促进学生多方面素质的提高。学生参加各类比赛出成绩。我曾将围棋项目作为学校特色建设来抓。聘请市著名棋手王敬来辅导学生,后这所学校学生连续多年在省、市甚至全国儿童围棋比较中获佳绩。

实验活动对瓯海教科研的开展起了推动作用。当时,瓯海教科研还刚起步。在梧田镇小召开的“整优”实验成果汇报会,实验成果展览。后来在梧田二小召开的素质教育“双休日”活动观场会,对各校启发不少,纷纷开始思考如何结合校情,开展教科研。

教科研、教改实验能培养锻炼教师。你看,当年积极从事教改实验,担任实验班班主任、语文教师的,如今都是教学骨干,有的成为很有知名度,家长喜爱的高级教师,有的成为重点小学的教导主任、校长。

然而,也有惋惜。努力搞教改实验好几年,却少见令人心服口服,真正大幅度、大面积提全体学生全面素质的效果来。我不时反思原因。

究其根,旧的教育观念根深蒂固。“分数”指挥棒一直在指挥教育教学。高考分数不上线,进不了高等学院,上不了重点大学。上面指挥棒不变,下面任何教改实验都是徒劳的。你开展多项活动,要提高学生全面素质,家长担心

“会不会弄得我的孩子分心,分数上不去。”我至今忘不了,那一年时任普教科长的林明畴老师对我说,他在外地参观过一所学校,乐器教学很有特色,他们进校参观,学生列队吹奏乐器欢迎,场面感人。他叫我努力打造特色学校。这对我启发大,于是,我在学校里全面开展棋类活动,要求老师课间课余尽量让学生下棋。心想,全校学生都会下棋,下棋能开发智力,学校也就形成特色。哪知,一日一个家长闯进校长室,指着我的鼻子责备:“我的孩子来你们学校是读书还是下棋!”弄得我哭笑不得,老师们也遇到类似情况,还是设法应付“统考”吧!我要打造棋类特色的设想,终究得不到理想效果。

我曾进行一次家长对“教育需求意向”的调查,问卷调查他们对学校工作、教师教学、子女发展,家庭作业、教学质量的要求和看法。调查结果反映多数家长还是赞同”应试教育”那一套,对素质教育不理解。于是,我据此写一篇题为《努力促成教育观念的转变》的论文。我写道:“教科研,搞教改,推行素质教育,必须从转变教育观念抓起!”这是我的心声。后来这篇文章刊登在教育刊物上,引起大家的关注。

常听到从国外回来的人说,欧美国家学校学生学习很轻松,虽然不像中国学生那样老拿奥林匹克数学竞赛之类赛事的头奖、二等奖。但动手能力、创新能力却强得多。我想这里是有原因的,欧美没有中华民族这么悠久的文化教育历史,也少有旧教育观念的束缚,教育改革容易得多,教科研也容易见效。想来,教科研、教育改革必须从教育思想、教育观念,教育体制等源头改起,要弃除僵死的旧教育观念,在继承发扬传统教育方法的精华的同时,坚决去其糟粕。只有源清才会清水长流,教科研,教育改革才会真正见成效。

回忆自己的教育生涯,有酸有甜,有笑有泪,有苦有乐。“乐”是主旋律。记得1999年8月,《温州日报》开辟“与共和国同行”栏目。记者采访我,要我谈谈对建国五十年的感受。我谈了自己在新中国红旗下成长,谈瓯海梧田,改革开放以来教育的高速发展,谈自己对教育观念更新的看法,越谈越高兴。后来,采访的谈话真的在报上刊登出来,我乐了!

退休了,听有人夸我:“当老师教书能有你这样的水平,就不错了!”“你是瓯海最早积极搞教科研的老师。”我听了心中美滋滋的。对鼓励我,支持我努力工作的,我的良师诤友们的敬意和感激之情也油然而生。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