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 老年天地 ---- 援藏父子兵 浓浓雪域情

援藏父子兵 浓浓雪域情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2/12/124764.html  2018/2/12 10:42:00  错误提交



                                  (图为赵沛积和赵东卫父子俩)

                                                     
    百丈漈水力发电厂有这么一对父子俩,在青春年少时都与青藏高原结下了深深的情缘。父亲赵沛积作为工程兵曾在兰州地区和西藏战斗、生活过5年时间。儿子赵东卫支援那曲地区电力建设18个月,青春在藏北高原查龙电厂闪光。一件绵羊皮军大衣陪伴父亲挡风御寒,转战西藏;儿子接过军大衣,告诉父亲:有此军大衣相伴,什么困难都能对付。
                                一

    赵沛积生于1936年1月,龙川人,现住大峃镇栖霞路,不沾烟酒,爱好钢笔书法。近日,笔者走访了这位援藏老兵,他思路清晰地回忆起在青藏高原从戎务军的峥嵘岁月及此后的生活工作经历。
  赵沛积于1954年11月投身军营,成为宁波边防军的一员。1957年12月,部队换防到青海柴达木地区,他成为一名工程兵。4个月后,部队做了一次测试:在翻越4800米高的念青唐古拉山时,如果体检合格,就可以进入西藏。赵沛积凭借着良好的身体和思想素质,开始了藏区军事生涯。此后在“世界屋脊”,他修公路架桥梁,建设维修飞机场,足迹遍布西藏,功绩卓著。
  回忆起当年的戎马生活,赵沛积嘘唏不已:西藏地区极度缺氧、缺水,进藏务军的近5年时间,他几乎没有吃过青菜;睡的都是帐篷,草地当床。天气变化无常,时而万里无云,烈日炎炎;时而乌云压顶,大雨倾盆;时而狂风大作,砂石扑面;时而云雾朦胧,雪花飞舞。“氧气吃不饱,雪多晴天少,大风日日叫,六月穿棉袄”的气候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官兵们一边要顽强地生活、从事高强度的工程施工建设;一边还要随时参加平息叛乱分子的战斗,度过腥风血雨的岁月。
  1966至1996年,赵沛积先是加入百丈漈二级水电站工程建设的大军,然后一直在电站食堂从事后勤管理工作。在百二电站的30年,他留下的口碑是:兢兢业业,吃苦耐劳,为人正直,廉洁奉公。
  1996年1月,赵沛积退休了,但退休后的生活更加繁忙,因为可以专心致志地继续从事居民区的管理工作了。从前期的居民区到后来的社区,人口从几百人到近千人,工作内容不外乎户籍登记、票证发放、办理相关证明文书和计划生育管理等等,赵沛积不厌其烦,忙得不亦乐乎。徐岭居民区原设在百二电站,离县城约6公里,后搬迁至县城的红枫社区,离他家3公里左右。
  赵沛积每天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一往情深地从事社区管理工作至2013年年底。期间,他在社区光荣入党,多次获得先进荣誉称号。
  赵沛积患有高血压病,近10年来又增加了心脏病和两膝关节炎。当笔者问及是什么精神支撑他在退休后还乐此不疲地从事社区管理工作。他笑着说:“这就是“老西藏人”的乐观豁达、吃苦奉献精神。”


                                  ( 图为赵东卫在西藏)
                                                 二


  家风是家庭兴衰的尺子,度量的是一言一行,影响的是一世一生。赵东卫兄弟仨从小在老父亲“青藏高原”故事的耳濡目染下,有一种深深的“西藏情结”和“军人情结”。老母亲的家训是“行有规,人有格”;她经常教育儿子要“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沿着先辈走过的路,赵东卫和二弟先后在兰州军区空军部队和上海武装警察部队服役。
  对于没有去过西藏的人来说,那里的一切总带有几分神秘、几分向往。然而,到过那里的人才知道,这里是所谓的“生命禁区”。在援藏归来20年后的今天,赵东卫向我们说起这平凡又不平凡、有着特殊人生意义和价值的援藏经历……
  1995年12月,浙江省电力工业局在全省范围内选派10名职工支援西藏那曲地区查龙电厂的电力建设。百丈漈电厂党委召开职工大会进行了援藏动员,会后有12名职工申请报名。经过组织的考察,1996年4月8日,31岁的赵东卫作为温州电业局的两名援藏职工之一,踏上了赴藏征途。
  西藏的自然环境差、气候条件恶劣是众所周知的。强烈的高原反应每时每刻折磨着大家。在电站职工宿舍不远有一条小河,每次挑水都得去好几个人,因为严重缺氧,只得轮流挑。河水里有矿物质,所以这里的水是不能多喝的。在援藏期间能够洗一次热水澡,得去拉萨市区才能实现。与家人打电话,必须前往30公里以外的那曲镇一遂心愿。
  查龙电站被誉为“藏北高原的一盏明灯”,是当时西藏自治区最大的水力发电厂,4台立式水轮发电机分两期开发,总装机容量1.08万千瓦。该电厂对整个藏北地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这里没有电网,要是发电机组一停,整个那曲镇也就没电了。查龙电厂由于地处高原所特有的复杂地质条件,加之缺乏技术力量和电站安装管理等问题,从1994年8月发电机组投产后,厂房的漏油、漏气、漏水现象时有发生,一些自动化保护装置和表计不能投入使用,属电厂负责的大坝观测五个系统全线停测。基础不实,地动山摇。这些整改项目实实在在地摆在了浙江援藏职工的面前,重任落在他们肩上。事实证明,浙江援藏职工是一群亦刚亦柔、技术过硬、爱岗敬业的热血男儿,是一支敢打硬战、能打胜仗的队伍。他们从四季如春的东海之滨奔赴高远的“世界屋脊”,靠着大家的精诚团结和顽强拼搏,查龙电厂存在的一些老大难问题在半个月内被解决了,电厂运行一切安全正常。
  在那曲地区,赵东卫和伙伴们精心维护着查龙电厂的发电机组安全,和藏族员工如兄弟姐妹般相处,还经常受邀到其他小电厂去攻坚克难,消除事故隐患。他们圆满地完成了光荣的使命,在“生命禁区”托起了藏北高原的“太阳”。援藏任务结束后,赵东卫被国家电力公司授予“人才援藏工作先进个人”称号,温州电业局被国家电力公司授予“人才援藏工作先进单位”称号。
  援藏回来后的20年里,赵东卫曾在党建、纪检、工会等多个部门担任负责人。他始终发扬吃苦奉献精神,尽心尽职。他曾被国网温州供电公司评为2010—2012年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2015年11月,赵东卫等3人表演的“雨中的旋律”萨克斯合奏节目,入选温州市总工会“职工文艺秀”年度汇演,获得好评。
  往事并不如烟。一件绵羊皮军大衣承载着赵家两代人对西藏深深的情,寄托着中华民族大团结浓浓的爱……

来源/作者: 夏和忠 郁翎 
[责任编辑:胡晓亚]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特色栏目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