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有感《聆听刘基-陈胜华转述<郁离子>》

有感《聆听刘基-陈胜华转述<郁离子>》

□ 王微微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3/14/125722.html  2018/3/14 10:32:00  错误提交

 

    《聆听刘基-陈胜华转述<郁离子>》一书摆放床头已有时日,阅读这本书的路径不是五光十色的,也不是跌宕起伏崎岖不平的,它笔直、平坦、宽阔,有一种越走越开朗的感觉。

    我想,不仿把六七百年前的《郁离子》看成是一坛陈年佳酿,佳酿虽美,但其艰深苦涩的文言文,让那一个个精美的寓言故事,犹如一位位酒酣沉睡的美人,隐入帷幕,难见真容。而陈胜华老师就是那位优秀的醒酒师。他姿态从容,缓缓地开启、倾倒、静置,然后不急不慢地将杯子轻轻一摇晃,那些沉静的“睡美人”便重新焕发出活力与灵气,被他一一唤醒了。这估计就是平时所说的“重建文章之美”了。


    陈胜华老师喜酒,我这么以酒来喻,他一定是不反对的吧。想起上次与陈老师茶座喝茶,陈老师笑言,喝茶,他幼儿园未毕业,喝酒,他本科毕业。这是他谦虚了。能够将历史尘封的酒,调出如此琥珀般澄清透绿,香味扑鼻,让我等不胜酒力的人,都想端起杯子啜一小口,当然不止是本科的学历了。

    文成之文,以刘基成文。刘基不仅仅是军事家、政治家、思想家,更是文学家,在文学史上,曾与宋濂、高启并称“明初诗文”三大家。其所著《郁离子》是一本深刻幽默的寓言式散文集,陈胜华老师说它是一部寓言人生学和政治学。《郁离子》是刘基生命鼎盛时期的作品,却也是他一生中最郁郁不得志时的发愤之作。而正是这一本书,奠定并巩固了刘基在历史上的文学地位。


    《聆听刘基--陈胜华转述<郁离子>》是一部现代版的《郁离子》,陈胜华老师模拟刘基的叙述口吻,依据现代人的讲话方式,用白话进行转述。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在试图替刘基“代言”,而不仅仅是作传统式的古文翻译。陈胜华老师打破《郁离子》原著的编目顺序,以“人生感悟”“善政之道”“时代警示”“超常思维”四个方面,重新进行编排,并冠以精练的导读。它让像我这样,古文底子极薄的人,也能领读精髓,且读得毫不费力。

     想起当年高中就读于南田,学校与刘基庙宇仅隔一堵墙。周末时光,也会捧一本书,晃荡晃荡,晃进刘基庙,坐在那高高的门槛上读,但读着读着,眼神便飘向了幽静高深的庙堂,只看刘基的清秀俊朗,只看刘基后人如何拂拭尘埃,拔点烛火,忘了手上所读何书。前几年,大概是在儿子五六岁的时候,重游故地,在郁离子长廊上,儿子伸出生稚嫩的小手,指着那一副副寓言漫画问我,我竟然结结巴巴,不知如何详解。如今的我亦是如此这般,何况当年懵懂,如何读得懂其郁郁之风,离离之态呢。


    陈胜华老师的转述,明白得体,不炫技不华丽,文字朴素而文采。作为刘基文化研究学者,他自称“研习刘基已逾十年,拜读《郁离子》不下十遍。”这种对一本书投入的时间与毅力,我想,应该是一个人的为文风格,更是一种责任、勇气与境界吧。正是这种来回往返、深思熟虑,让他的转述得心应手,无招而胜有招,读来轻松幽默而质感。


    全书180篇标题,陈胜华老师根据原著,一一作了重拟,比如《风不助我》(原题《豢龙先生》,《什么叫自我蔽塞》(原题《自瞽自聵》),《贪心不足吃酸果》(原题《枸橼》),《没有眉毛也不行》(原题《乌蜂》),《火药已装进炮筒里》(原题《民怨在腹》),《儿子死了也不哭》(原题《食鯸鲐》),《花百两银子找回了一只鞋》(原题《羹藿》),《一只酒杯的先贵后贱》(原题《慎爵》),《这些事让禽兽鱼鳖去干吧》(原题《盼子说齐宣王(待士)》等等,甚是朴素简洁生动,趣味盎然,转述者精彩、微妙的态度都在题目中体现出来了。

    又比如《司马季主论占卜》一篇里,司马季问:君侯您想占卜什么呢?东陵侯(想东山再起呢,就含蓄地)告诉他......这括号里的添加,仅“含蓄”二字,就非常精彩生动,点睛而让人顿悟。如果没有对原著精通透澈的理解,又如何能转述出如此的文蕴之美呢。我相信,这一瞬即是原作者与转述者,古文与今文的最美好的历史相遇了。

    又如《“贪”义别解》一文里,郁离子说--“通常认为,贪与廉相反,贪是恶德。那么,贪,到底该不该有呢?(我以为,是该有的。)......(圣人对仁义道德的渴求,不也是贪的一种吗?)”寥寥数语,却字字着落,言虽止而意未尽,表现力极强。

    当然,限于篇幅,我不能在举例时将原文原原本本地罗列,如果您还没有读过这本书与《郁离子》原著,也许会一下子找不到我要表达的语境,建议您还是自己去买一本看看吧。

    读这本书,不像平时读小说,我是没有一口气去读完的。放在枕边,闲时睡前去翻几页,读得很是轻松。这些寓言故事,放在今日,读来依然令人深思。每每读到一则寓言,正应了当时的心景,便会生发出些许感叹来。

    陈胜华老师的转述是不孤立的,他没有仅仅停留在语言层次上,而是加以自己的理解,以连贯全文,从而达到一种默契的神遇,心灵与心灵的沟通,那么,在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陈老师的这一本《聆听刘基》,是架起了今天的我们与六七百年前的《郁离子》之间的一座桥梁。

    除了这本书,陈胜华老师在2001年还出过一本《刘伯温传说新探》,分析刘基、刘伯温及其历史的记载与民间的传说。陈胜华老师原是语文教师,亦曾是一校之长,但他辞去头衔,潜心做刘基文化的研究,十年如一日。他说,将艰涩难懂的古文转化成白话,让古典古董成为普及性大众性的读物,是他的“奢望”。这也是为人师最本性最直接的传道授业解惑吧。我想,著作不一定要等身,无所不能,泛泛而谈,不如业有所专所成。

    书以言志与载道,陈胜华老师对刘基文化孜孜不倦的传播与推广,难道不也是咱文成有文乃成的佐证?愿陈老师坚守纯净文心,声色文章,杯酒出。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原创专栏 >>

· 山风 
· 文学 
· 其他原创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