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今日文成》发行投诉电话:67865416 67810777
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文化 >> 走遍文成 ---- 故园如梦 敖里驿站遗迹与古井

故园如梦 敖里驿站遗迹与古井

http://www.66wc.com/system/2018/9/20/131180.html  2018/9/20 17:10:00  错误提交



    旧时敖里村富裕兴旺,周氏田地山林遍及到当时的青田、景宁、瑞安三县交界的三十几个行政村。周氏产业不仅遍及面广,管理也很科学。在产业集中的地方还建有专用功能屋、田头驿站(田头屋)、山屋等。屋里住着雇用的管家或管理员、长工,以及配备要用的生产农具和生活用具。管家或管理员每月去敖里向主人汇报生产和管理情况,主人及时下去检查指导。主人可做到,人在敖里,便可运筹帷幄,管理好异乡的产业。古井则是周氏族人在生活中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古遗迹,供后人瞻仰与缅怀先人。

    田头驿站


    驿站是古代供传递宫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场所。
    敖里的田头驿站是供在村外异乡田地的管家、长工和在春耕秋收时雇来种田的短工居住及存放秋天收成粮食的地方。
    当年敖里周氏祖先田地买到20到50里外的30几个行政村。这些田地,小片的租给边上的农民种,大片的则由田主自己种植与管理。
    为了管好这些田地,方便种植水稻,保证秋天收成好,粮食好存放,就在田边或山脚下合适的地方建一座房屋,大家称这座房屋叫田头驿站或叫田头屋。功能是给田主和管家及种田的长、短工居住,二是做秋收时的仓库和存放农具。
    田头驿站一般是三到五间带耳房、厢房、围墙门台的房屋,有的是四面屋。屋楼上是田主和管家住用的房间和粮仓,楼下是工人住的宿舍、厨房和放农具的地方。房屋里配置生产农具和生活用具。
    工人有长工和短工。长工是以一年计算,短工是农忙时雇来干几天或几十天活的农工。田头驿站里有长工宿舍和短工宿舍之分。
    农忙时有时要雇用很多的短工,田头驿站住满农工,一到夜间就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农闲时很清静,田头驿站只有管家和几个长工住着。平时,管家和长工替主人把田头驿站仓里的稻谷,有些运回敖里,入田主家里的仓库;有些在当地卖掉换成钱,交给主人。
    当年敖里在外乡买来的田地最多的地方有:景宁的章坑、东坑、北溪、绿桐;十源高岱、斋垄,篁庄镇头;石垟上斜、枫树亭、岭后的垟山底等地。这些地方的田基本由田主自己种,并建了田头驿站。高岱、斋垄、上斜、绿桐、枫树亭、垟山底是鳌里田头驿站建的最大的几座,后来都成为鳌里周氏支派聚居地的始屋。
    有些兄弟多的家族,田头驿站不雇用管家,父亲给他们分工,由其中一个兄弟去管理驿站,后来这个兄弟就成为那个地方周氏支派的始祖。
    现在高岱、上斜的田头驿站仍留下残缺不全的石门台和屋角。敖里亨房四面屋焚烧后,方忠被分配到高岱管理田头驿站后,把田头驿站修建扩大成有两进石门台的四面屋。解放后,四面屋大部分都拆了,建了几幢混凝土结构的楼房。顶部被毁坏的两座石门台屹立在那里。上斜的田头驿站后来移建成有石门台的四面屋,现还遗留下来石门台和四面屋的一角。


    山屋



    山厂又叫山屋,是敖里人在成片的山林深处建的房屋,其用途既是给护林人,及烧炭加工木料的工人居住,又是木料加工的工场。
    清时期,梧溪到石谷轧一带的沿溪大山处在一片原始森林之中。古老神秘的峡谷丛林,涧瀑纵横的奇山竣岭,是世外自然的人间仙境。走进山林,各种千姿百态的古木奇树映入眼帘,令人目不暇接。树木的枝梢交错着,伸展开来的繁盛枝叶如碧绿的云,把蓝天遮了个严严实实。高耸入云的参天大树,有的树干、树枝上发出的气生根从半空扎到地里,渐渐变粗,成为支撑树冠的支柱根,形成了独木成林的奇特景观。林中长着苍翠欲滴的竹子,竹林里点缀着参天的古松苍柏。
    这片原始森林里,巨柏、冷杉、红豆杉、香樟、杜鹃、黄檀、猪血木、竹子等珍贵的树种数不胜数。
    清时期,敖里周氏看中了这片资源丰富的原始森林,于是就用重金把它买下来。之后,他们觉得,不但可以充分利用珍贵木材加工赚钱,还可以烧一些木炭换钱,更重要的要有人管好林护好林,使森林继续茁壮成长,达到一波才动万波随。要做到这些事,需要房屋。于是他们在两个山坳里建二座山屋,用做给护林人和加工人员生活居住及用做加工木材的场所。
    山屋正屋三间,用做生活用房,两边建耳房用做木材加工的工场。
    雇用的管理护林人员一般都是一家人。他们的任务是护林。早上吃了饭上山巡逻,中午回来,吃了中饭休息后又出发巡逻,傍晚回到山屋里,第二天重复巡逻。二是植木,春天,带领短工在砍过的地方栽树。
    由于砍下的原木很粗重,很难从深山里运出来。为了把木材轻便地从深山里运输出来,雇工便将木材运到山屋,加工成半成品,然后把轻便的半成品运到敖里或城镇。因此,当时把山屋叫做山厂。
    当年,炼铁的燃料要用木炭,民众烤火也要柴炭。敖里人就在树林里建烧炭的窑,把碗大左右的杂柴砍倒,截成一米左右,烧炭工人把一米左右的小杂柴,整齐地靠放在炭窑里,点烧着后一定的时间,封了窑口,让它慢慢地烧成炭,然后运出山外到乡镇市场卖。雇来的烧炭工人夜晚就住在山屋里。
    解放后,有些山林卖给山林边的村,有的因为建设一、二级两座高岭头水电站需要,被征收了。现在,高岭头水电站每年还给敖里村可观的补偿,因此,山厂也没有了。



    八角井


   八角井是敖里除驿站与山屋外,村民生活留下来的人文遗迹。
   每当盛夏,酷暑难耐时,敖里村民就非常怀念夏日曾经用井水带来清凉的美好时刻。
    特别是怀念松筠祠八角井的水。八角井的水清澈见底、冬暖夏凉。三伏天,如果能喝一口凉爽且略带香甜的八角井的水,简直是一种享受。
    敖里村位于山坡上,村中没有溪流经过,过去村民用的水都是在房屋四周凿的一二口古井的水,因此,古井是敖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时代的发展,村村通上自来水以后,敖里村村民也用上了自来水,古井的供水便逐渐淡出,后不少古井被填埋或弃用,古井在人民的视野里渐渐消失。但曾经的松筠祠八角井,是敖里村过去的一道景观。
    八角井在敖里松筠祠旧址石门台右边的墙脚下,它跟松筠祠同时兴建,源远流长,文化底蕴深厚,它不仅为乡亲们的生命提供新鲜血液,而且是一道乡村亮丽的风景,同时也是传承悠久的宝贵财富。它见证了敖里中后期历史发展和变化,具有旅游及历史纪念价值。
    松筠祠是周作典兄弟三人为父亲周朝干建的。敖里在乾隆中期周氏第五代周朝干开始兴旺。周朝干临终时嘱咐周作典兄弟三人,如果你们为我建祠堂,一定要建在有清泉的边上,清泉可以滋育后代。
    传说,周松筠去世下葬后的一天晚上,大儿子周作典做了个梦,梦到屋门前右边的坡上,挖下六米深时,有清泉扑面喷来,泉水清纯香甜。第二天,周作典把梦讲给兄弟周建标、周开盛听,兄弟仨都愿意一试,就在梦到的坡上开挖,挖到六米时,突然一阵冷气袭人,紧接着,泉水外溢,越溢越大,泉水清纯香甜。他们喜出望外,觉得这是父亲托的梦,祠堂基就决定在这个山坡上。
    道光十三年(1833),周作典兄弟在泉水右边的山坡上砌了十八米高的驳墙坎,平起屋基,建了四进五楹两庑合院的松筠祠堂,在大门前驳墙坎里面的院子里栽了两颗桂花树。祠堂左边的石门台前的泉水上,用条石砌上一口周长为三米的八角井。
    八角井的水清纯香甜,喝上一口,沁人心脾;夏天,站在八角井的井边,伴着一股股凉飕飕的风,井中的清凉也一阵阵扑面而来,清爽舒心。真是“井下泉似境,侵人六月寒;呼童烹野茗,一盏涤水肝”。八角井人气兴旺。乡亲们冲着泉水是祖宗托梦所得,感到有股灵气,尽管自己屋边有井水,但每天清晨,乡村们都争先恐后地来挑一担水回去烧饭泡茶;中午,村民们坐在祠堂的桂花树下,喝井水,浮瓜沉李避暑;傍晚,人们常来八角井边乘凉,喝着井水谈天说地,消除一天劳作的疲劳。
    八角井,不仅为乡亲们提供着新鲜的水,也给乡村们带来了生活的乐趣,就像松筠祠堂一代一代传承,始终保持着清澈透明,流水不断,滋润着家乡的幸福和谐,家兴人旺。八角井为乡亲们的生命所需,默默地奉献了两百多年,无需报酬,从不埋怨,象征着先祖传承下来的无私奉献的敖里精神。
    八角井见证了敖里中后期历史发展和变化。周作典兄弟仨建松筠祠堂后,三兄弟听从老大周作典的安排,在岭根瓯江支流边大量洗沙炼铁,很快发家致富。他们每年正月初,都在八角井边的松筠祠堂举办盛大的祭祖活动,一连几天,全家族的人同饮八角井的水,共商新一年的发展大计。到宣统元年(1909)后,敖里名声在外,成为塘垟、梧溪、西坑、让村、大会、石庄、西里、西段、培头、连头、富岙桥、周岙底等二十六个行政村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的敖里乡所在地,乡公所就设在八角井边上的松筠祠堂里,乡公所人员吃了八角井水,都赞是好水,于是八角井就更加声名远播。
    文化大革命期间,一座座四面屋拆毁,主人别井而去。只有八角井例外,井的右上边是造八角井的主人留下的四面屋,虽然也拆毁了只留下石门台,其子孙后代迁往别处,左边的松筠祠也拆了,但住进新楼房的子孙们心不离井,依然每天去挑八角井的水。
    改革开放后村里造了自来水,八角井终因跟不上时代的需求而退出,这里自然就没有了昔日的热闹。但是村民们恋井依旧,每经过这里都要驻足往井里看上一眼,也许是以表对老祖宗的敬意,也许是以表对传统文化难舍的爱。
    2016年竣工的周定文化广场落成后,成为红色纪念基地,参观的人群络绎不绝,八角井前也热闹起来。人们慕名来看八角井,似乎都想透过井口望穿黑漆漆的井底,似乎能从幽深的井底感受到一丝二百多年前弥留的古意,寻找到敖里优秀传统文化的源头,带回敖里人无私奉献的古井精神。有的还在井边拍照留念。
    八角井有了它的名片,我相信在周定文化广场、敖里文化礼堂红火的同时,八角井会成为乡村旅游的经典景点。 (文图/周运懿)

来源/作者: www.66wc.com 
[责任编辑:张嘉丽]
打印本文】 【 】【关闭窗口
>> 评论内容
>> 图片新闻

热点回顾 >>24小时 每周 每月

乡土文化 >>

新闻搜索 >>

关键字:
类 别:

新闻专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