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正文文学

咸菜烧冬笋(散文)

□ 王微微
发布时间:2019年02月12日 来源:文成新闻网 查看评论

  

   味道,味道,有味才可说道。味,讲的是本土味,道,可以天马行空,行行出道。

  木心说过,最好吃的食物是蔬菜豆类,哪里是熊掌燕窝?木心还说过,生活是好玩的。木心的文字与其人一样,情余言外意味深长,耐人寻味与玩味。

  我吃饭是不讲究的,粗茶淡饭,吃饱喝足即可。如果蔬菜豆类燕窝熊掌能兼得,也是不错的。此外,再虚设点余闲,便可得“道”了。

  只是,虚设也是挺难的。没有小木屋没有火炉间没有蛋丝酒,更别说熊掌燕窝了!过年了,拿什么来记挂!妈妈说,你做的咸菜烧冬笋很好吃么!是啊,这是己亥猪年首次修来的愉快,那就应酬应酬吧。

  咸菜烧冬笋。咸菜、冬笋都是文成山里的野味。冬笋只叫冬笋,但是咸菜又叫烫菜,烫菜又分大白菜烫菜与九头芥烫菜,后者比大白菜烫菜要略赢吾青睐。当然,不是因为它有九个头的原因(这名字取得有点吓唬人,我细细找过,从头到尾它只有一个头),而是它还有一个非常风花雪月的艺名--雪里红,这就让素面朝天的大白菜稍逊风骚了。

  李商隐“嫩箨香苞初出林,於陵论价重如金。皇都陆海应无数,忍剪凌云一寸心”,咱先不看它的凌云壮志,先论论价。唐时初出林之笋价已重如金,那么那些还在地底下未来得及探头探脑尘埃未染的笋,便是千金万金了。由此得出,这笋之贵,是世袭的,并不是三代土豪修炼得来的。

  “尝鲜无不道春笋”,冬笋比春笋更名贵。

  要做好这一道菜,食材挑选这一关很重要。买冬笋时,首先看整体,要选穿戴整齐,有头有尾的;其次看穿着,笋衣要金黄而带光润,看起来光闪闪娇滴滴,而又无半点俗气的为上品。有些笋,被锄头破相,要么衣冠不整,露出肚皮,要么缺胳膊少腿,这么不周正的,最好不要,除非你当天食用。这样,你就可以将其存放冰箱月余而味不离其鲜,可以时时拿出来解解馋。

  如果不是匆匆忙忙赶赴时间,买笋时能聊上几句就更好了,瞧一瞧商家五官三官端正否,眉梢眼角端正否,人可貌相。这是经验之谈,不无稽,因为我就吃过亏,一蛇皮袋的冬笋,只上面几根是鲜嫩的,底下的都不够新鲜,有的甚至出水发黑了。这叫金玉其上,败絮其底。无商不奸嘛,比如我,总挑好的讲。

  当然,这是个例,老百姓都还是善良的。我也是善良的。另外,生活很不容易,遇见这类事情,权当是在做积德善事吧。

  挑选完了看刀工,“嚓嚓,嚓嚓嚓”,案板上走出来的是香气,是竹林,是葫芦丝,甚至是蒲扇轻扬衣裙飘飘的七贤。这情形像得道了一样,不知是哪年哪月修来的福分,小小厨房,顿时知冷知暖起来了。很快,案板上落满雪白雪白的一片片,一堆堆,匀称而轻盈,兀然有艳遇的感觉。“独爱竹林空气清,径幽草碧鸟儿鸣”,可以谈一场清新的恋爱了。

  冬笋切好后入锅也是有讲究的,锅是冷锅,水是冷水,开灶火,等笋煮开了,再加入雪里红,加油盐继续煮。黄不拉几浑身散发酸腐味的雪里红一下锅,便挟住冬笋细皮嫩肉的小蛮腰,纠缠不息。不一会儿,清香四溢,小小锅盖如何抵挡得住?它们又唱又跳踏浪而来,改头换面水灵明媚而清新,令人惊艳垂涎。食色性也,食笋欲也,如此美色,怎可抵挡?

  从此,对舌尖之欲,对朝思暮想这个词语,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熟了,上菜。吃的时候,也是有讲究的。天气最好是冷一点。弄个小火锅,滋滋然,点个小蜡烛,听雨歌楼上,如此,口福艳福皆不浅,吃的氛围就相当闲适与满足了,吃的过程,就足以寻味与玩味了。

  当然,这是不计成本的美梦。这冬笋,对于无产阶级来说,也是蛮贵的。最贵的时候,市区菜场卖35元一斤,最大的一根也沒巴掌大,再剥皮削筋,剩下的就只细皮嫩肉的一丁点。如果再论一下斤两,那价格就超过35了,估计要翻个筋斗吧。在此非常时期,路过它的身边时,即使欲念烧心,我也是不会碰它一碰的。数日后,行情略有回稳,价格降到25元,再过半个月,降到18元,然后在15至18之间会动荡比较长久的一段时间。这个时候,我如果长时间没有回文成,控制不好肚里便会爬起笋虫,时不时到菜市场里宠幸一下它。

  谁说女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看对啥物嘛。这笋,瞧它伸枝拔节,玉树临风,含蓄内敛,越老越能容,我可是天天看着也不厌。

  每次去文成,都要到菜市场逛逛。找找冬笋,以及其它的时令菜蔬,比如白落地,鱼腥草,棕篱苞等等,这些都是时令特色菜,都是田头角落山野竹林自生自长的,纯正的很。偏小众,偏偏吾独喜,小众才能言味说道。有一位老师也特别爱吃笋,他交代我,有回文成,就帮忙给他捎带些冬笋。山里人纯朴,不管城里价格如何过山车,他们的冬笋基本上都是卖五六元钱一斤。这价格,让我站在菜场里的姿态就舒展了不少,从无产阶级的穷酸,一伸腰而有了咸亨酒店的优越。

  东坡先生说,“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为了饱欲,为了愈俗,我去文成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菜场里寻找冬笋,寻找我的“青梅竹马”,是的,青梅竹马。这笋之爱,从天真无邪的童年开始,从来未曾沾染半片尘埃。

  咸菜烧冬笋,是文成食谱里的一道大菜,不止是我个人的爱,更是文成人民餐桌上的喜爱。它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与习俗,甚至成为文成人民冬天饮食的一个仪式,少了这道菜,这个冬天一定是会缺失一味的。

  猪年讲讲吃,这一年,除夕邂逅立春,这一年,咸菜烧冬笋邂逅我,其实,我们早就认识,我们是青梅竹马嘛,只是,心里还没长出这么烂漫的情丝;这一年,立始建,春伊始,冰霜解冻,虫芽苏醒,东风正予,这笋,正接二连三从地底下冒出尖来,马蹄哒哒,奔赴尘俗。

 

N 编辑:张嘉丽责任编辑:张嘉丽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