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正文文学

馄饨儿香(散文)

 胡曙霞
发布时间:2021年10月14日 来源: 查看评论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跟着母亲搬到小镇营生。一家四口挤在一间狭窄的店铺。店铺沿墙而建,一长溜,一层塑料瓦,一堵堵砖墙,隔成一间一间又一间。小小格子铺,总共才20平方米,转个身,都难。
    家里小,我与哥哥吃了饭,便往外头跑。外面天大地大,比小小格子铺畅快很多。
    店铺对面是电影院,那是小镇最热闹的地方。每天,太阳落山,黄昏撒出金丝银线,人们渐渐来到电影院门口的广场上。我与哥哥也来到广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莫名高兴。
    人越来越多了。不知卖甘蔗的,卖汽水的,卖瓜子的,卖油饼的,何时出现的?只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便从大地深处冒出来似的。瓜子香,汽水甜,油饼脆,我的眼睛忙忙碌碌,鼻翼轻轻翕动。此起彼伏的叫嚷,让我的心,蠢蠢欲动。可惜,我们没钱买。只能看一看过过眼瘾。
    有一天,哥哥破天荒从台阶的缝隙抠到五毛钱,天啊,这不是从天而降的幸福吗?他紧紧地拉着我,两眼发着光,脸儿憋得通红,说出的话都打了结巴,走,走,哥,哥带你买好吃的去。
    啊,五毛钱啊!我激动得心儿怦怦跳,手心渗出了汗。
    我们在电影院门前的小巷七弯八拐,终于,在低矮的小巷里,哥哥将我带到一家不起眼的小铺。
    店铺实在小,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人却多,一人捧一个粗瓷大碗,站着,痛快地吃着馄饨。铺子的主人——一个老婆婆,一个老爷爷,弯着腰,弓着背,在昏黄的灯光下,忙忙碌碌。一个铝制的大锅扑腾着水花,袅袅的雾气在狭小的空间缕缕弥漫。
    来一碗馄饨!哥哥说话中气十足。老奶奶一声“好咧”,手儿便开始忙碌了,薄薄的皮儿摊手心,指甲大小的馅,抹在皮儿中间,掌心一合一捏,一个馄饨做好了。真是快!一眨眼的功夫啊!老婆婆的手指继续灵活地张合,摊开、挑馅、合拢、捏紧,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案板上足足有二十多个小馄饨,水沸了,老奶奶把小馄饨从案板上赶鸭子一般推下去。馄饨儿遇着热水,薄薄的皮花瓣儿一般舒展,他们随着水花在大锅里一上一下,一起一伏,仿佛一尾尾白底儿红斑的小金鱼。
    也就几分钟,馄饨儿就熟了。一个粗瓷大碗,端端正正地摆着,洒红酒,滴酸醋,搓几粒盐,撒上绿绿的葱花,丢下虾皮与紫菜,倒上满满的开水,捞上馄饨。
    这真是满满的一大碗,比其他人碗里的馄饨,都要多。“吃吧,吃吧!”老奶奶瞅着我和哥哥,慈祥地笑。
    我与哥哥一人一个勺子,你一口,我一口,酣畅淋漓。馄饨儿浮在汤水里,白色的栀子花一般,薄单单的皮儿,肉馅儿几乎可以看得见。一个个馄饨,“哧溜”一声,滑入口。天啊,又香,又嫩,又软,又滑。好吃!实在好吃得紧。这是我第一次吃馄饨,也是这辈子吃得最刻骨铭心的一次。
    一碗馄饨,两个人,稀里哗啦,很快就见底了。连汤水,葱花,虾皮,紫菜,一并舔个干净。吃完,还恋恋不舍,好吃,真好吃。
    我一直在想,为何世上有这样好吃的东西。它的名字叫馄饨。
    此去经年,我再也没吃过比这更滑,更软,更美味的馄饨了。

N 编辑:张嘉丽责任编辑:张嘉丽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