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乡土文化  ->  文化动态  -> 正文文化动态

张道谦:出生入死二三事

发布时间:2021年12月11日 来源:文成新闻网

  张道谦,山东省沂水县人,1940年8月入伍,在我八路军创办的大众报社、鲁中南报社工作,1950年2月随军南下,历任文成县粮食局办事员、县财粮科科长、县计委副主任、党组书记、县人民法院院长、瑞安县财贸部副部长、文成县邮电局局长、县委副书记等职。1982年12月离休。

  一九四零年八月,十四岁的张道谦在八路军创办的大众报社工作,担任勤务员,干的是送信及一些杂活工作。半年以后,他成了装订工人。

  那些年月,日本鬼子扫荡虽然非常频繁,但往往是在秋后。因为青纱帐没了,一片荒野,举目四顾了然,正是他们耀武扬威的时候。但八路军部队避敌锋芒,白天空室清野,夜晚出来活动。鬼子即使实行“三光”政策,经常一无所获。

  一九四一年秋,因张道谦年龄太小,随部队出发不方便,就被安排到山东沂南县爱山前村的一位姓高的老百姓家,给他们当儿子。这位姓高的大伯是位慈祥的中年人,把张道谦和李金等送到一个山洞口,轻轻地咳嗽一声,暗暗地对上号,悄悄地将饭送进来。

  张道谦吃着香喷喷的饭,感到很温暖、很幸福,同时产生一个以后要好好报答高大伯的愿望,可惜后来辗转南北,始终没有与他联系上。后来鬼子扫荡更猖獗,高大伯白天夜晚都无法将饭送来,张道谦两人一连饿了三天三夜,人处于半昏迷状态。求生的本能驱使他们在第三天夜里不顾生命危险爬出洞外找东西吃,终于在一块大石头旁边挖到一个地瓜,他俩激动地你一口我一口地啃着这救命之物。

  一九四三年夏天,张道谦在鲁中新华印刷厂当工人。那天,天气晴好,领导叫张道谦拿粮票(纸条代替)去二十里外的粮站运粮食。张道谦骑着骡飞快而去,一路没遇到什么麻烦,顺利地到达粮站。张道谦小心地捆好粮食,装到骡背上去。骡子驮着张道谦和四袋共三百多斤粮食,步履有些沉重。当慢悠悠地出了粮站约五里远,突然听到隆隆的声响,鬼子的飞机来了。

  “这回可完了。”张道谦在心里嘀咕了一声,马上用腿夹了一下骡子,骡子被他一激,使劲地跑起来。但骡子的速度哪里比得上飞机?鬼子飞机离地面极低,仿佛就在头顶,不停将子弹扫下来,并且来回打转四次。张道谦顾不了袋中粮食因剧烈的振动而裂开漏出来,性命要紧,快速地将骡子赶往茂密的树林里去。敌机没了目标,这才向远方窜去。

  张道谦出了树林,刚好遇到一老乡,便说了刚才之事,老乡帮着收拾粮食,整理好一切。

  张道谦胜利地完成了运粮任务,荣立三等功。

  一九五零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土匪朱某民获取黄坦区留守人员的情报,从珊溪经汇溪到黄坦,突然袭击黄坦粮库和临时看守所(两处一起)。

  当时张道谦为黄坦粮库副主任,加上区中队队长郑贤禄和三个战士,别无他人。而匪徒中夹有当地农民共有三四百人。双方的力量对比非常悬殊。

  面对长枪四发子弹、手枪五发子弹、若干个手榴弹以及人员少的窘境,张道谦在仓库里摆起空城计,朝各个窗口东打一枪、西放一炮。敌人真的被他们吓唬住了,没一个敢冲进来。

  双方从晚十二时开始,一直对峙到凌晨三时许,敌人才灰溜溜地撤回去。

  这次战斗,除了墙上被子弹弄得千疮百孔外,双方人员无死亡。只是当时张道谦把卡宾枪当手枪用时,不小心将他自己的左拇指打断了。

  编辑:胡永相  校对:刘超超  责任编辑:陈叶静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