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正文文学

油灯,远去的岁月(散文)

王商杰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7日 来源: 查看评论

  在县博物馆参观时,我特别注目一排展示油灯的大橱窗。油灯的光芒早已熄灭,让它们浑身上下熠熠生辉的,是现代化设计的灯光效果。这一盏盏来自不同年代的古老油灯,造型各异,其形态朴拙厚重。此刻,它似与从这儿走过的每一个人,孤独地交换着岁月的眼神。

  它们来自农耕时代,来自远去的每一个夜晚。沉默不语的油灯啊,把三千年的辉煌与心事藏在心底。它照亮过多少激动人心的场景,它又封存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拧亮一盏灯,就张大了一双眼睛,就打开了一个光明的夜,就让夜晚就变成了白昼。在吹熄灯火睡下之前,日子被拉长了。人们白天还来不及做完的活计,可以接着去完成。

  我试图想象,古代油灯下的那些平凡人家的夜晚。晚饭后的家人们,聚在一起,谈谈天气或年成,说说趣闻或旧事,喜怒哀乐的表情因着灯光在脸上晃动。农家为耕牛喂食草料,牛棚的灯光忽明忽暗,扑闪在寒风中不肯熄灭。我知道,辛苦了一整天,夜晚还在忙碌的,是母亲。晚饭后灯前刷锅洗碗,夜深时灯下穿针走线。当母亲终于狠了狠心吹灭灯火,安歇了,她在梦里,又为一家人准备好了下一个早起的黎明。

  油灯是农耕文化的产物,与锄镰犁筐等物件是伙伴,是祖辈无数智慧发明之一。一灯如豆,千千万万家庭的桌案上点亮它,就连接起了一座村庄的光明,一座城市的光明。消溶着漫漫长夜,抵抗黑暗的吞噬,油灯替我们保存了一份记忆,一份温暖。历史上浩如烟海的文化典籍,有多少是在油灯下写成的。油灯与他们的人生,与他们的创造有多么紧密的联系啊!这些孜孜伏案的身影,因油灯的投射,愈显高大;而油灯也因他们的名字,变得更明亮,更亲切,更珍贵。我仿佛看见,满腹经纶的先贤刘基先生,坐在元代末年的夜色里,窗外一眼望不到边的暗与黑,象当时的世道,也象他作为一介文人的宿命。他手中那支笔,如龙蛇飞动,油灯相伴他穿过夜幕,一派豪气的文章,掷地有声。而他最终的结局,则是遭冷落受冤屈,直至油尽灯枯。

  油灯属于农耕文化的标签,有属于它的叙述话语。匡衡凿壁偷光,小学生都耳熟能详的故事里,油灯成了儒家的一个物证,见证了一个发奋读书的励志经典。一个趣闻说,某书生因读书太努力,不想冷落了妻子,而被妻子一怒之下把灯抢走,“美人一怒夺灯去,问郎知是几更天”。诸如此类从多彩的生活里产生出来的种种故事与传说,无形中增添了文化的色彩与韵味。

  在古代,油灯的燃料,是动物油或植物油,成本较低,普通人家用得起它。能点上蜡烛的人家,就不同了。蜡烛与香料、玛瑙一类是从外邦进贡的。关公秉烛夜读,现在看来成本不菲,但他官拜五虎上将之首,有这个底气。北宋丞相寇准因点蜡烛上厕所,被人背地议论为:奢侈。由此可见古时你是点油灯的,还是点蜡烛的,即是贵族与平民的一项区别。岁月悠悠,我们的先人,如果得以看见如今的夜晚万家灯火,一城星河的璀璨夜景,那种惊讶和喜悦,会是怎样一种表达呢?

  油灯的光熄灭了,而我穿越时空的兴趣却被它撩动。我相信到这儿来参观的人,都从内心里激荡过波澜。这就是油灯早已退出生活,而油灯的历史,通过实物,再现于此的意义了。我们早已弃它而去,又不叫它们离开我们的视野,与博物馆所有展示的物件一样,油灯,它的诉说,连接起往昔与而后。时光继续前进,让岁月辉煌,需要积累和借鉴。

  小小的一盏油灯,泽惠了人世几千年,我再一次与它们的目光相遇时,不由生出了几分敬意。我读懂了它们眼中的忧伤与坚定,我也把我对历史的告别和对未来的展望,留在了这星光灿烂的的梦幻之中。

  (博物馆征文成人组一等奖作品)

N 编辑:月月责任编辑:月月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