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生活  ->  生活百态  -> 正文生活百态

潘正胜:文成登山第一人 登上珠峰8500米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1日 来源: 查看评论

  日前,文成新闻网、《今日文成》报对极限探险者潘正胜向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进军的消息进行了报道。从4月8日潘正胜离开家乡开始,到5月20日,已历时40余天。期间,记者一直关注潘正胜登峰消息。5月20日,记者获悉,潘正胜在登峰过程中遭遇恶劣天气,在登上珠峰8500米,离峰顶仅剩300多米的时候,被迫下撤。

  潘正胜出生于1981年,文成县巨屿镇人。从2013年登上海拔5396米的云南哈巴雪山开始,他用四年的时间先后于2014年登上海拔5895米的非洲乞力马扎罗雪山、海拔5180米的四川鹰鸽嘴峰;2015年登上海拔3775.63米的日本富士山、海拔7509米的新疆慕士塔格山;2016年登上海拔8163米的世界第八高峰尼泊尔马纳斯鲁峰。攀登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是他的梦想,也是他挑战自己的新目标。

  

登山途中

  据介绍,此次登峰,根据行程安排,潘正胜从4月8日离开家乡开始,于4月9日抵达加德满都,休整检查装备后,4月11日到卢卡拉,这是登珠峰的起点(2800米);调整10来天后,于4月21日抵达5385米的珠峰大本营;4月25日开始拉练,从C1到C2到C3营地需反复拉练,适应各种条件。计划在5月20日左右登上峰顶。

  5月16日,潘正胜所在的登峰团队已做好各项登顶准备,并出发攻顶。出发前,他发出了一条微信,微信中说:“今天出发攻顶,如果顺利,19日早上登顶,安全第一,努力吧,愿山神眷顾我们……”

  登顶过峰中,潘正胜他们遇到了恶劣天气。18日到19日两天,山上突然刮起了大风,队伍只好推迟出发时间。20日,当他们到达珠峰8400米左右时,风更加剧烈起来,甚至能将一个人吹起。潘正胜形容,当时的情形就像电影《绝命海拔》里的镜头一样,十分震撼,也很可怕。可是他们没有放弃,仍费力地登到海拔8500米,此时他们看到的不是雪山美景,而是登山遇难者的尸体。正当他们继续攀登时,夏尔巴攀登队长做出了全队下撤的决定。眼看就到峰顶了,此时撤退,许多人都很不甘,但为了安全,最终大家还是服从了决定。

潘正胜眼睛受伤

登山途中

  潘正胜介绍:“从开始下撤的那一刻起,我知道今年我的珠峰登山季结束了。当时我说不出任何话,安全下撤低营地是接下来我们要完成的登山任务。因为登顶过程是登峰的前半部分,下撤则是登峰的后半部分。这个过程我的心里五味杂陈,峰顶近在咫尺,却又不得不撤,我很不甘,也很难受。可是为了安全,我还是忍痛做好安全下撤的各种准备。撤到c3时,我还是没忍住,眼泪刷的一下流出来,幸好戴着雪镜,没人看到。从c3往下撤的途中,我的下降器‘滑墜’了,我只能用手一路拉着路绳,艰难的往通往c2的路上撤。此时天已经黑了,我的眼睛中轻度雪盲,非常疼。当追上走在前面的队友时,我发现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这个时候我想到了家人,我冲顶的时间,我的家人全都没睡,一直在担心。没登顶固然遗憾许多,但是想到家人等着你安全回家还是有些欣慰,‘顶’对登峰者固然重要,在家人看来,安全才是‘顶’。登山就是这样,自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在对自己负责的同时,也要对家人负责。”

  潘正胜还表示,出发前受到家乡人们的关注很多,很是感谢,虽然因为天气原因未能登顶,但是他已经尽力了。采访中,潘正胜还说:“登山成功与否,不是单一一个条件便能促成,70%看天气,30%靠运气和实力。虽然此次登峰未能登顶,给我留下一些遗憾,却也是我的人生最新高度。我想经历过如此的登山过程,今后,我对生活的理解、态度,也将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记者 张嘉丽)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