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原创专栏  ->  文学  -> 正文文学

牙套的噩梦(随笔)

□ 胡愉希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04日 来源: 查看评论

 

    整理房间时,我轻轻拉开床后的抽屉,三副牙套静静躺在打开的牙盒里,嘴巴里因为想象起来的酸胀,瞬间感到一酸。
    在升入五年级之前,我因为从小养成而无法戒掉睡觉吸左手大拇指的习惯。为了这事,父母操碎了心,一开始他们妄想睡觉时监督我,让我戒掉——这是不可能的,那时我还不会失眠,只要不吸手指,我能一两点也不睡觉,父母总是熬不到最后,他们一睡我就一吸秒睡,用我妈的话说就像吸毒一样。后来他们就上了“硬器”——牙套,这是我噩梦的开端。
    那时戴牙套的理由是:我若长期吸手指,上排牙齿前凸,大拇指关节处的皮肤发白,带上牙套,我就吸不了了。
    但戴上牙套后,我感觉就像彻夜含着满满一口水在睡觉,舌尖不断品尝着铁锈般的滋味,粘稠的口水糊住我的喉咙,牙齿仿佛被万吨的锤子不断用力敲击般的疼痛,特别的是,肌肉被铁丝割得像是被万只黄蜂钻刺,第二天拿下了半天说不出话,虽然医生说戴久了会习惯,但我经历了两个月让人向往死亡的痛苦,也没有习惯。
    第二副牙套同样如此。
    第三副牙套是扣在牙上拿不下来的痛苦,更加难以言说。咬不动肉和耐嚼的食物,只能喝白粥,吃白菜,牙齿每一颗都比蛀牙一千次还疼,说话说着说着便会流口水。像个没牙的老太太,有时,还会被人嘲笑钢牙妹,那种痛苦我真的无法用言语来描述。后来我拒绝上学,拒绝进食,拒绝睡觉了,两天后父母才妥协,拿掉我的牙套。
    摘掉后我半个月说不出话,几乎变成了哑巴。啊,不行,再讲下去,我的牙又开始痛了,后来我才没戴过新牙套,戒掉了吸手指,噩梦也就此结束了。但每当我在外面,在家里看到牙套,嘴巴里的酸胀感还是不请自来,我坚信,我一生的天敌就是牙套。
    某天,我翻出不必吃的一袋药,把他们一粒粒从锡纸里抠出来,把黄色白色的药片排列整齐,放到水里去,看他们消融、消融,漫出一片烟雾,我目不转睛地盯着它半天,直到眼睛酸痛,才忘了牙套此事。

N 编辑:张嘉丽责任编辑:张嘉丽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