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8 上午9:27:28 星期五
新闻热线:0577-67898890 广告热线:67810777 | 关于我们 | 旧版
您当前的位置 : 文成新闻网  ->  文化  ->  乡土文化  ->  文化动态  -> 正文文化动态

刘日宽:被敌人抬着上刑场的铮铮铁汉

发布时间:2021年11月15日 来源:文成新闻网 查看评论


      刘日宽,1924年出生于百丈漈镇镇头村的一个贫苦家庭,八岁时就给地主放牛,十四岁跟随同村人到景宁方向做货郞赚点零花钱补贴家用。因外出时间频繁,刘日宽所到的地方多,接触的人也多,认识了不少党的秘密工作者,从1944年起就开始秘密为党组织工作。1945年冬,时值21岁的他,由周介仁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负责交通联络和筹粮筹款等工作,利用货郞这一职业作掩护,东奔西跑,为党组织传送信息情报。

  1945年的一天,刘日宽受景宁地下党组织委托,要送一份重要情报到文成。刘日宽途经樟坑上斜,被驻扎在此的敌人拦住盘查,全身上下被搜了个遍。他镇定自若,从容对待,敌人没有搜到什么又看不出破绽就放行了。原来刘日宽把情报放在事前做好的扁担里,扁担的中间凿了一个小洞,把情报卷起来放在洞里,然后把原先凿下来的那块小木块重新按上,位置刚好是扁担捏手的部位,就这样躲过了敌人好几次的搜查。刘日宽在传送情报的同时,还组织地方有志青年,发动村民筹粮筹款,同地主阶级和国民党反动派作斗争,抵抗抓壮丁、宣传“二五”减租运动(二五减租是“减少地租额25%”的简称)。通过深入到群众中积极宣传,使当年全村租种的贫苦农民都按“二五”减租交纳地租,刘日宽这一正义之举,得到了广大农民的拥护,也引起了地主们的强烈不满,且怀恨在心。

  1945年,国民党浙保五团第三大队进驻青景丽地区,进行疯狂反共和武装“清乡”。当地地主武装配合进行“清乡”,经常下乡抓壮丁,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年轻人都不敢睡家里,只能躲到山上过夜。这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气温突然下降,天寒地冻,刘日宽等一帮青年认为天冷国民党总不会再来抓人,就商量好相互间的联络方式,抱着侥幸心理下山在家中睡一夜。就在这夜三更,伪保长带领乡警备班把镇头新屋自然村整个包围起来,挨家挨户破门搜查。正在熟睡的刘日微被堵个正着,在搏斗中受了伤,头部血流如注,昏倒在地。刘日宽等一帮人闻声赶来,见日微伤势严重,就一起围攻警备班,打得他们狼狈不堪,仓皇逃窜。刘日宽意识到今晚的抗丁斗争虽获胜利,但敌人肯定会伺机反扑,经大家商议,还是走为上策,男的到景宁山区烧炭,年轻妇女回娘家躲避。果然不出意料,时隔两日,国民党纠集100多名武装人员,荷枪实弹到镇头来报复,包围了刘日宽居住的新屋自然村。他们见抓不到人,到处翻箱倒柜,打砸抢夺,把新屋自然村13户人家洗劫一空。

  刘日宽在景宁东坑等地进行地下活动,一直都有惊无险,直到1946年4月,接受上级指示,回乡向党组织汇报景宁方向地下党活动情况,危险才悄悄降临。他到家第二天即被当地地主发现,随即跑去向伪保长报告,伪保长连夜跑到浙保五团第三大队报告刘日宽回乡情况。敌人得到情报后,做了周密的抓捕计划,第二天就开始设伏抓捕。先由特务打扮成“卖白鱼”的人进行侦探,挑了一担很新鲜的白鱼到屋前叫卖,发现刘日宽在家时,即刻起身挑起担子摇起二郞鼓发信号,埋伏在外围的敌人得到信号后从后山包围了刘日宽的住所。隔壁有个亲戚正在田岸边拔兔草,抬头发现有好多穿黄衣的人拿着枪往刘日宽的住所方向奔跑,觉得不对劲就一边跑一边拼命喊:“驮婶,驮婶,快叫宽叔跑呀,黄皮狗追来了!”当时刘日宽刚从对面山上砍了一棵松树回家正在劈柴,听到叫喊声后立即上楼往楼门后山跑。当跑到楼门时,他的妻子又叫了一声:“后山也有!”刘日宽即转身下楼,左看右看没地方躲,急中生智:因前段时间家里刚好杀了一头猪,猪圈里刚好有一猪窝,他就直接钻进去了。敌人到达后团团围住房屋,发现人不见了就翻箱倒柜,四处寻找也不见刘日宽,就抓了他的母亲和妻子问话。母亲说没有回来,敌人把她打得皮开肉绽,遍体鳞伤,留下了终生后遗症。刘日宽的妻子太害怕,总是下意识向猪圈方向看,这一异常举动被敌人的一个小首领发现了,起身往猪圈方向走去。他往里看时觉得很暗,就找了一根东西捅猪窝,这一捅就把刘日宽给捅出来了。抓到刘日宽后,敌人把他全家都暴打了一顿,用绳子把他捆在老屋的柱子上,大吃一顿后押着他往黄坦方向去。途经西坑后岭头一保长家时,就刑讯刘日宽了。在屋中堂用簟(竹子编的,晒谷子用)把刘日宽卷起来捆好,让他四肢挺直不能动,再把辣椒烧起来的烟用扇子往里扇,呛晕了好几次,最后只剩下一口气了才把他放出来。敌人毫无收获,只好把他五花大绑押往黄坦文昌阁关押。

  关押在文昌阁期间,敌人多次提审刘日宽,使用了惨无人道的刑审方法折磨他,坐老虎凳、灌辣椒水、十指穿针、拔指甲、鲤鱼喝水等,要他交代地下党员名单和组织活动情况。他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身上没一块地方是好的,但回答敌人的只有“不知道”三个字,因为一旦说出来,村子里就要牺牲27个人。第六天,敌人看着无计可施,就到村里把刘日宽的妻子抓来,当着他的面毒打一顿,然后逼他妻子看着刘日宽受刑。他妻子一连晕倒了好几次,实在承受不住,就问刘日宽能不能说,先保命。刘日宽怒吼道:“你懂个啥?”

  经过数日严刑拷打,敌人始终无任何收获。4月12日,敌人将刘日宽押往刑场。因坐老虎凳坐得双脚骨折不能行走,刘日宽是坐在番薯筐里被抬着去刑场的。他一路喊着“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的口号,敌人听着不耐烦,在山路上找不到堵嘴的东西,见路边有一堆牛屎干,随手抓了一块塞进刘日宽的嘴里,狠狠地吼道:“让你叫,看看你还能叫不!”抬到大峃镇石坟垟程村坳,敌人连开五枪都没有把刘日宽打倒,后来执行官上前补了一枪,刘日宽才英勇就义,年仅22岁。
      在刘日宽的影响下,他的父亲刘凤修、舅舅吴礼康和六个堂兄弟先后参加革命活动。堂兄刘日梵、舅舅吴礼康为文成的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新中国成立后两人都被追认为革命烈士。

N 编辑:胡永相责任编辑:胡永相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总编信箱 | 网站动态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 帮助信息 | 记者投稿 全站导航

  • 相关链接